欢迎进入中国电影网官方门户!

当前位置:首页>国际合作

12位中国动画电影人赴迪士尼考察交流

发布时间:2017-11-10  来源:中国电影报  浏览次数:72
分享

日前,受迪士尼公司邀请,12位国内动画电影导演、制作人赴美国迪士尼动画工作室学习。自2015年以来,该活动每年举办一期,今年为第三期。活动旨在为更多的中国动画电影从业人员搭建一个与美国迪士尼动画工作室学习和交流的平台。

此次活动的课程基本沿袭前两期,但也有所创新,不再围绕一部电影展开全方位讲解,而是由《疯狂动物城》、《超能陆战队》、《海洋奇缘》等三部影片的艺术、技术团队讲解各自制作过程。

中国动画电影人得以接触到更多的迪士尼动画项目,与更多的迪士尼员工交谈,沟通更充分,收获也更大。期间,迪士尼与皮克斯动画工作室首席创意官约翰•拉塞特、迪士尼和皮克斯动画工作室总裁艾德•卡特姆、迪士尼动画工作室总裁安德鲁•米尔斯坦等也与中国动画电影人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和互动。

短短5天培训,让中国动画电影人有机会管中窥豹,对迪士尼动画电影的创作流程和整个公司的体系、文化有了较为全面的了解。中国动画电影人认为,迪士尼的创意创新、讲故事方式、制作流程、企业文化等都给了他们借鉴与启发。

近些年来,中国动画电影风格越来越多样化,《西游记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大护法》和《熊出没》系列、《十万个冷笑话》系列等电影在提升技术水准的基础上,坚持中国动画自身独特性,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

中国动画电影人纷纷表示,迪士尼动画的模式难以复制,但他们学到了最本质的东西:那就是对动画要永远怀着热情,要为公司营造良好的创意氛围,要在中国的土壤上摸索出我们自己的动画模式,做大做强本土动画企业,讲好中国故事,拍出优秀的中国动画电影。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副总经理陈波:传承与创新

五天的课程安排得很紧凑很满,对迪士尼动画工作室的创意开发、制片管理(前、中、后期)、技术支持模式、各部门架构、人员管理体系、导演创作管理体系等各个部分都做了较为详尽的介绍,展示出了一台巨大的结构精密、运行精准、分工明确、管理到位的制片机器。

这台机器有着充沛的核心驱动力,还带着一点动画世界特有的神秘色彩。迪士尼将自己的成功提炼出六个关键词句:创意创新,开放真诚的沟通,个人的工作成就感,好奇心、持续学习以及不停进步,多元思考以及历史传承。

这一套被所有工作人员贯彻执行的价值理念,再加上无法替代、被所有人视为偶像的核心人物拉塞特,就塑造了迪士尼和皮克斯所有项目良性推进的核心源动力。

除了公司管理层面,作为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代表,我更关心“传承”,特别是迪士尼经历了挫折沉寂后又崛起的过程,因此我特意向艾德卡特姆提了这个问题。

卡特姆回答:“要思考历史是武器还是限制前进的阻碍,就得把传承变成跳板,跃向未来,而不是限制在现在。要让员工了解历史、尊重历史,并为之自豪。迪士尼90多年了,必须把历史继承下去,但也要持续培养人才,不断延续自己的文化并积极创新,这样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传承。”

就我切实感受到的而言,迪士尼有不对外开放的博物馆,收录了自1920年以来的6500万件作品,保存这些稿件的库房都是恒定温度、恒定湿度的,同时用完善的系统,记录每一个画作的信息。所有的艺术家,在创作时都会来这里调取资料寻找灵感和参考。

另外一个传承的细节表现是即便现在迪士尼只做三维CG动画电影,但二维手绘却是他们极其重视、寻找灵感、拓展思维的重要倚靠。

而中国动画电影处于高速发展的三维动画浪潮中,我们还需要时间去积淀优秀人才,去沉淀传统精髓,去让艺术和技术相合相融,互相促进。

华强方特(深圳)动漫公司总经理尚琳琳:学习迪士尼配方,讲好中国故事

迪士尼完善的创作流程,对于文化的传承和尊重,对于创作人员的激励和培养,对于技术和艺术的相互促进等等,这些都组成了迪士尼行之有效的一个配方,它保证了迪士尼庞大体系的运转,保证了它能持续不断的产出精品。

迪士尼的作品风靡世界,《疯狂动物城》、《冰雪奇缘》等电影在全球获得10亿美金+的票房,其中的形象又深入人心,催生了庞大的衍生产业链,成为主题公园的内容来源,建造了庞大的动画商业帝国。

我认为,迪士尼的成功要素首先是工业化完善的创作流程。迪士尼从根本上来说是一个工业化的创作公司,是一个庞大而运转精密的机器,它有一整套详细的创作流程和规范。

包括制片人、生产制作、技术、开发、创意事务、音乐等庞大的业务部门,他们按照整体的流程精密运转,成为保障精品创作的基本条件。按照如此流程操作下来虽然不能保证每一部都是《疯狂动物城》这样的超级大作,但是整体作品的质量肯定不会差。

这与宫崎骏的吉普力工作室以艺术家个人驱动全部创作的方向迥异,也是动画公司的两个不同的方向。

迪士尼作品创作生产的节奏是按照8次试映来定义整个生产周期,8次试映,整个故事智囊团和全公司所有同事都看,借助了集体的智慧,共同发现作品存在的不足之处,同时也是对市场反应的一个初步测试。

此外,国内动画对于故事和角色强调得非常多,但是对于建立可信但不一定是真实存在的世界却不够,迪士尼在建立真实可信的世界上可谓投资巨大。

对于任何一个故事,迪士尼都要求创作团队去故事的实际发生地或者是相似的有参考价值的地方进行实地调研,从中寻找细节,寻找建立可信世界的基础。

相比之下,国内的很多创作团队还局限于网上找资料、找图片。这一方面确实是由于资金成本的限制,另一方面是对这个理念认识不够深刻。网络上的资料无法让我们感受到细节,网络上也很难让创作者发现意料之外而对创作启发巨大的事物或细节。

另外,对于文化的传承与尊重、艺术和技术的相互驱动也是迪士尼成功的重要要素。在迪士尼感受很深的一点就是对文化的传承和尊重,不时地能够从各部门的迪士尼员工口中提到“遗产”这个词,他们传承着迪士尼自己的文化,也尊重每一部作品所表达的当地文化。

同时,迪士尼有一个非常庞大的技术团队,在900人的团队中,有180人技术团队,他们绝大多数是软件工程师,是世界上顶级名校的计算机科学或计算机图形图像学的博士、硕士。

迪士尼的众多技术研发让迪士尼的动画作品可以展现令人惊叹的艺术效果,我们惊叹于《海洋奇缘》中大海、水体的真实和唯美,我们感慨于《冰雪奇缘》中冰雪效果的瑰丽和逼真,我们震惊于《超能陆战队》中700个群众角色的不同样貌、风格各异,这些都离不开迪士尼技术团队强大的技术开发能力。

是的,我们不可能照搬迪士尼的配方,但是我们可以通过比较学习,通过研究探索,找到适用自己的配方,讲好中国故事,打造出属于我们自己的动画帝国。

   腾讯影业进化娱乐高级设计师邵和麒:将设计赋予生命

站在迪士尼动画工作室新大楼的前面,巨大的蓝色魔法帽、被海星掀开的箱子下面露出的蓝色魔法盒、星星和月亮的图案,迪士尼标志性的设计元素都在整栋建筑上体现着。

五天的课程中,迪士尼团队自始至终都传递着他们的工作理念、文化信仰,这些都体现在企业文化与发展理念、技术应用与研发理念、创意寻找与实现理念等内容中。

首先是企业文化与发展理念。在真实体验和观察后,我发现迪士尼是一个温暖又有活力的地方,硬件环境带给人的感受是朴实、自然、舒适、明亮,员工状态是自信、精神饱满、随和、善于交流;

在技术应用与研发理念方面,传统二维手绘动画在迪士尼的实际工作应用中并没有消失,而是转化为“灵魂”的方式存在,基本所有三维制作环节,如角色建模、动画、特效等都需要二维手绘的指导和把控,三维方面的各领域专家开发新的技术以满足创意和设计的需求,应该说每次创意的视觉呈现,都是技术的换代和革新。反之,则是推动创意朝更加广阔边界的拓展;

在创意的寻找与实现理念方面,艾德卡特姆说,“身为负责人,我们不只要打造一个能做出好电影的工作室,更要培养一个有创造力的环境,鼓励大伙持续探索新的议题。”

感受生活,赋予“它”生命。“它”可以是一根线条,是画在纸上的人物,是大银幕中的一段3D动画,是一个雕塑,是一部电影,也可以是一个团队。

对我而言,无论视觉或故事或团队,本质都属于设计的范畴,而真正好的设计必定带有温度和趣味性,它能用情绪感染到你,让你爱上它。这也是我喜欢迪士尼团队和电影的根本原因:它将设计赋予了生命。

环球数码总经理兼制片人肖勇:创造“我行我素”的新国味动画风格

“5天、23节讲解课程、迪士尼动画工作室投入50多人的超豪华阵容,总裁、创意总监、制作总监、导演、制片人等人物都面对面交流。在工作室内据说最抢手也是创意碰撞最多的Review Room审片室中,激荡着我们脑细胞兴奋闪耀的热烈氛围。”

五天时间内,各部门的负责人都在不同角度讲述迪士尼动画工作室创作动画电影的三原则:扣人心弦的故事、创造可信的世界、吸引人的角色。

除此之外,迪士尼动画工作室最大的不同,是几乎每个3D动画制作环节,初步效果出来后都要经过2D手绘修改的程序。由工作室内资深的2D动画大师,对角色模型线条、动作姿态、头发动态和服装动态等都勾勒2D动画线条对比修改,获得更有张力和流畅的艺术风格。

虽然迪士尼解散了2D动画制作团队,但其2D动画风格通过这样“狂热追求”的方式得以在3D动画制作过程中传承进化。

动画是取材现实但又要超越现实文化的艺术,上个世纪美国有活泼流畅的动画风格、日本有酷炫唯美的动画风格、中国曾有东方神韵的动画风格。

迪士尼动画难以被超越,也不能复制,但我们学到的是热情和创意氛围,是传承和创新。中国动画必须跳出美国动画和日本动画的影响,在我们自己文化有更透彻的研究后,创造出“我行我素”的新国味动画风格。

虫左道右动画工作室导演不思凡:保有热情  时时清零

在迪士尼,我想学到什么?

从第一天到第五天,课程有序展开,全方位了解了迪士尼动画工作室。其中一些环节的运作之工整让人叹为观止,对于动画的技术支持也让人长了见识。但最重要的是,迪士尼对于创意层的构架和建设,远比想像的要强大得多。

仅从个人思考,一个健康的体制建设最好是由本土生长而出。所以听课的整个过程,有关公司文化、体质建设的内容,只做“客观”,而不“代入”。

因为历史不同(发展脉络以及精神遗产),背景不同(东西方意识形态差异)等等,没有运作公式背后的相同条件。因此,复制迪士尼绝无可能。

安德鲁说,要营造创造力勃发的环境。

拉塞特说,为何而做?是热情。

艾德说,我每天都冥想。

是的,之前好奇迪士尼这艘创作巨轮的物理层动力到底是如何构建的,此时获得了答案:巨轮构成的本身就是“创作力环境”,而非简单的“动画制作工厂”。

而关于创作,为何而做,如何坚持,答案如同问题本身一样简单:热情。再到迪士尼的体系庞大,需要有什么样的思想才可能应对世界无时不刻的变化?原来是:冥想。也就是时时清零,随时上路。

这趟研习,在含糊的意象中显现出了迪士尼生命躯体,从上层思维,到下层物理建设,每个环节都显现了旺盛生命的过程特征。时时清零,随时上路。保有热情,锻造强有力的创造肌体。

在迪士尼,学到了什么?在迪士尼这大镜子前,又检视了一遍自己。

成都艾尔平方文化创始人李姝洁:创作好作品的迪士尼精神永在

这五天的课程主题分别是管理构架、创意与视觉开发、制作流程、艺术与技术、创新与风险承担。到课程结束的那天,我的笔记本已经满满当当了,笔也用到没水了。

在学习过程中无数次感叹迪士尼的企业文化,也就是迪士尼的理念与精神,这精神从管理构架到制作流程甚至到公司的奖惩制度,无处不在。

在与制片人的问答环节,有人问到Roy关于影片的盈利要怎样给员工分红,Roy说影片的奖金公司的每个人都有,哪怕他并没有参与到这部影片的相关工作,只要是公司的项目就是大家的项目,荣辱与共。

这正是我期望做到的目标,但我也深知,在做到这件事之前,有很多地基要打牢才行,管理的构架、公司的制度、资金的管控办法、项目的盈利通道,这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企业的事了,而是有关于整个行业。

在现在这样一个高速发展的时代,我们这个行业非常活跃和兴奋,但困难的是也有无数的不确定性,就像是粒子对撞机中产生的对撞,有无数种可能,我们得从中寻找有益的,有规律可循的公式。这是道难题,但如果能解开这难题有可能获得宇宙大爆炸一般的愉悦。

在我的公司里,有一张沃尔特•迪士尼的黑白照片,在照片的下面还有一段话:“当我们筹划一部电影时,我们不考虑成人,也不考虑儿童,我们只遵循自己内心深处最纯洁的那个地方,也许世俗的喧嚣让人们忘记了这个地方,但希望我们的影片可以让人们想起这个地方”。

这段话是我在2007年的纪录片《皮克斯的故事》里看到的,沃尔特•迪士尼先生说的话。片子里所阐述的理念与精神支持我爬上每一个新的山坡,也支撑我渡过漫长的灵魂黑夜。

在学习的最后一天,在迪士尼动画工作室,拉塞特就在离我2米远的地方讲述着他的经历和精神,这仿佛有人在对我说:“坚持你所坚持的,相信你所相信的,也许会有人不懂你,也许这很艰难,但没关系,你所坚持和相信的是正确的。”

[责任编辑:z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