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电影网官方门户!

当前位置:首页>国际合作

巴黎中国电影资料中心主席忆与中国动画之缘

发布时间:2017-11-13  作者:郭钧亮 巴黎中国电影资料中心主席  浏览次数:474
分享

2特伟  郭钧亮 在 梵尔赛宫 1995年. Archives CDCC_副本.jpg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首任厂长特伟与本文作者郭钧亮在凡尔赛宫 1995年. Archives CDCC

巴黎中国电影资料中心创始人郭均亮先生应上海民生美术馆要求撰写了一篇回忆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安纳西国际动画电影节和巴黎中国电影资料中心源远关系的文章。文中回忆了上海美影和巴黎中国电影资料馆的历史经历,对中国动画历史做了梳理,也对未来中国动画的发展方向提出了很有价值的建议。以下为郭均亮老先生的文章原文。

我和夫人纪可梅与中国动画电影的结缘已有40多年了。这件事不得不从巴黎中国电影资料中心说起。

巴黎中国电影资料中心的前身是附属于法国科学研究中心和巴黎第七大学的一个中国文学研究小组。1970年代初,国内的文化活动由于文化大革命,处于停顿之中,对外的文化交流完全切断。该研究中心为了扩充其图书馆,和香港的新亚书院建立了联系,经常派人出差,在香港搜集与文学有关的各种资料, 除图书之外,也包括电影。当时我刚从法国留学回到香港,也参与了这些工作。

 在1949年前后,有一批企业家、文人和电影工作者从上海来到香港,其中有许多的作家、电影明星和制片人,包括童月娟、吴性栽和李丽华等人。南来的电影工作者,除了在香港设立电影公司外,还带来了1949年前拍摄的一部分电影。

五六十年代的香港本地电影仍处于萌芽状态,电影还是以国语片为主流。南来的电影公司虽然继续拍片,但市场毕竟局限于香港和一些东南亚国家,除了邵氏和国泰两家南洋背景的电影公司外,从上海搬来的电影公司的财政还是比较拮据,许多旧电影拷贝都被随便堆置在简陋的仓库中,香港气候炎热潮湿,对影片的保存不利,很多已开始变质,亟需有人关注和保存这批在中国大陆以外的电影,但当时的香港政府对此漠不关心。香港电影资料馆要到1993年才开始筹建。比较起来法国电影资料馆设立于1936年,它的创始人之一 HENRI LANGLOIS(亨利·朗格卢瓦)更是世界电影史上的一个传奇人物,他一早就意识到收藏和保存旧电影的重要性。

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巴黎第七大学的一批人,开始对这批旧电影的收集和保存感到了兴趣。最初联系到的是吴性栽先生和童月娟女士,得到他们的捐赠,获得了第一批的胶卷拷贝。

吴性栽先生是中国电影界的元老,先后创办过好几间电影公司。1972年 我们在香港见到他时,他已68岁,头发已脱光,体态清瘦,但精神很好,身穿长袍,温文儒雅。他吃素,每次见到我们都请我们到素菜馆里吃一顿。巴黎中国电影资料中心收藏中的最早一部电影《斬经堂》(1937年,导演: 周翼华 / 费穆;编剧: 费穆 )就是他的公司拍摄的 。两年前巴黎中国电影资料中心与上海电影博物馆和上海图书馆合作举办的放映的《假凤虚凰》、《花姑娘》、《误佳期》和《艳阳天》也都是来自他的捐赠。

童月娟女士最初当演员。1933年与张善琨结婚,次年两人筹组了上海新华影业公司,制作了多部电影。后来他们去了香港,重组香港永华影业,又拍摄了不少电影,包括在上述电影节展出的《血染海棠紅》、《花街》、《一代妖姬》等。1957年,张善琨去世后,童月娟掌管的新华仍制作出多部作品,培养了许多年轻女明星,她对后辈很照顾,是电影圈里的大姐大。我们在1972年认识她时,她已开始淡出影圈。童月娟个子不大,年轻时应是娇小玲珑的美女。那时她住在尖沙咀,我和纪可梅每一次回港,她都请我们到弥顿道上的美丽华酒店吃广东点心。后来我们熟悉后, 也像大家一样称她为童姐。 有一年她到巴黎,我们还陪她到凡尔赛宫游览。她对我们很信任,把她收藏的所有旧电影拷贝,都交付给我们,存放到法国国家电影中心保存。

这批电影中包括了中国最早的一部长篇动画制作,由新华公司投资,万氏兄弟创作的《铁扇公主》,这部动画片的产生可以说是千辛万苦, 不过不在本次话题之内。

大约是在1983年法国安纳西动画电影节的策划人西贝拉斯先生找到了我们,他知道巴黎中国电影资料中心收藏了《铁扇公主》, 看了片子后,他认为是一部杰作, 决定买下这部电影的版权,并加以修复。

1985年中国作为主宾国被邀请参加安纳西电影节。中国展出了五部短片和三部长片。长片就是1941年万氏兄弟制作的中国第一部长动画片《铁扇公主》的修复版、还有一九七九年完成的《哪咤闹海》,和后来完成的《天书》。这是中国第一回正式参加安纳西动画电影节,使世界各地的动画片工作者对中国的动画片有了较深的认识。我和纪可梅也由于提供了《铁扇公主》 的原因,被电影节邀请参加。 因此认识了那次派来出席电影节的上海动画制片厂前任厂长特伟、当时的厂长严定宪和任厂长周克勤先生。后来特伟经过巴黎,又和我们见面。但事实上,根据纪可梅的回忆, 早在1979她就访问过位于万航渡路的美影制片厂,次年由于法国的一位朋友想购买《大闹天宫》的版权,她又采访了万籁鸣并进行录像。

2特卫 严定宪 周克勤 郭钧亮 在巴黎街头, 1985年 CDCC_副本.jpg

左起:郭钧亮、特伟、周克勤、严定宪在巴黎街头 1985年. Archives CDCC

32年前的安纳西动画节虽然已经很有名气, 但是还是每两年才举行一次, 规模比现在小得多。不过电影节的主持人在电影节期间,还是策划了一些其他活动,如动画片工作者之间的座谈会,又如安排美国Lucas公司介绍该公司用电子计算机协助摄制动画片的经验,也开办了第一届动画片市场。

其时,正是电脑技术开始突飞猛进的时刻,不进则退。之前,传统动画电影一直被认为是电影的穷亲戚, 由于功夫多成本大, 投资人不太感到兴趣,一直是美国人的天下。这方面我们不得不佩服迪士尼的眼光, 不惜功夫,拍了一部又一部成功的动画片, 这些经典动画片每一年都有新的一代观众出生,细水长流, 加上衍生产品,令迪士尼的盈利不断增加,财大气粗,几乎垄断了整个世界动画市场。那时候在西方国家中,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和它对抗,只有前苏联和东欧国家以及中国等共产主义国家在计划经济和国家机构的支持下能够发展动画。也是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动画有了很大的发展。1957年设立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由于国家的统购统销政策,在不需要考虑成本的情况下,能够心无旁骛地进行艺术创作。在60年代到80年代之间,产生了许多经典作品。当时的创作者都是国家的顶级艺术家,他们大部分出身于美专。因此在中国,动画也被称为美术电影。他们除了在题材、立意、形象、布景等设计方面不断探讨民族风格之外,还采用剪纸、皮影、折纸、木偶、水墨画等多种中国传统工艺,开发新的表现形式,形成了所谓的中国学派。

1980年代的中期, 世界动画电影正进入高速发展的阶段,随着电脑制作技术的创新,动画的制作成本降低了,电子游戏的普遍化又拓展了动画片的市场。日本很快的掌握了这方面的机会,利用它在漫画方面的优势, 迅速成为一个动漫大国,而1985年的中国动画电影 已是在达到了高峰后, 开始走向了下坡路;美影的一枝独秀黄金期已过,创作力显著下降。我当时曾就这一点请教特伟先生。他说思想保守是一个原因,但主要还是因为中国给儿童看的电影太少了。在现有人力和物力的限制下,他们只好先应付当前之急。为儿童多摄制一些片子。他又说,这一次回去,他也想搞一点试验性的短片,扩大中国动画片的领域。我也向他提了一些意见,希望他能引进一些新的概念,使广大观众对动画片有新的认识。倒不是说外国的东西一定好,而是放着人家摸索出来的现成新概念,为什么不加以利用?介绍新观念、新技术、彼此观摩、彼此借用、取长补短,这也是电影节的一个重要意义。

电影节期间我为香港的报刊写了一篇关于这一届动画电影节的报道,提到了这一点, 这篇文章后来收录在香港文学评论出版社出版的,提名《日内瓦真他妈的没味道,梁均国散文影评集》,最近翻出来看看, 发现当时的许多看法并没有过时。

其实当时美影要面对的问题很多,由于国内电视台的增加, 对动画片的需求突飞猛进。美国和日本的动画片乘机蜂拥而至,尤其是后者以粗制滥造的动画片和极为低廉的价格冲击中国电影市场,另外,广东也成立了许多为国外企业加工的动画公司,引起人才的大量流失, 而新的一代动画从业者却没有培养出来,引起了严重的人才断层现象。90年代实行的自负盈亏政策更是雪上加霜,严重打击了美影的生存能力。

2特伟 周克勤 纪可梅  juin 1995 à Versailles. Archives CDCC_副本.jpg

左起:特伟、周克勤、纪可梅在凡尔赛宫 1995年. Archives CDCC

这些年来,眼看着中国动画在创作方面的日益没落,我们都感到很痛心,纪可梅尤其如此,通过巴黎的中国电影资料中心的平台,不遗余力地收藏所有关于中国动画的资料,很怕中国动画的成就此被世界遗忘。

她每一次回到上海都会到美影去拜访一些动画界的老前辈,并对他们进行访谈和录像。多年来累积了许多原始资料。可惜我那时候已在日内瓦联合国办事处从事翻译工作,工作繁忙, 已没有太多的时间参与她这方面的活动。

过去30多年来,她不断地在海内外介绍和推广美影制作的的经典动画。2004年她和法国纪录片导演 Julian Gaurichon 到上海拍摄了 长达一个小时的《猴子之梦》,介绍了中国动画和并对许多美影的导演进行了采访,该片在法国电视台首演后, 多次在欧洲和美国的电视台上重播。这些年来,她一有机会就亲自对她认识的动画制作人员进行个别访谈和录像, 如早些年为胡进庆导演制作的录像。 两年前我们在上海时又访问了美影老前辈,现在还健在的浦稼祥老先生,而且也访问了一些年轻一辈的创作者如中国美术学院的常虹教授。巴黎中国电影资料中心也和国内的一些其他动画院校如中国传媒大学、青岛农业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等进行了合作交流。

2纪可梅和浦稼祥在后者家里 2015年  Archives CDCC_副本.jpg

纪可梅和浦稼祥在后者家里 2015年.Archives CDCC

2014年9月,巴黎中国电影资料中心在文化部资助下在巴黎的中国文化中心举办了为期一周的电影节,有系统地对中国动画电影作了全面的介绍,一共放演了110部动画片,其中大部分的经典作品来自美影。

当代部分大多来自国内各大院校的老师和学生作品。中心并出版了一本题名 《不为人知的中国动画电影宝藏》的详细的目录,分门别类地介绍了这次展出的动画片。

这些努力,得到了收获, 2015年的法国拉罗谢尔(la Rochelle) 电影节邀请巴黎中国电影资料中心,为其提供一个中国动画电影的节目, 次年摩洛哥 Meknes 的电影节上也特别邀请纪可梅介绍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成就。

由于多年来的坚持,世界上最大的动画平台,安纳西国际电影节,终于决定在今年邀请中国作为主宾国参加。距离上一次作为主宾国已经是32年前的事了。纪可梅作为中国动画方面的公认权威,被电影节的主持人Marcel Jean 邀请负责 8个中国动画节目中的其中四个。安纳西博物馆为了配合这次活动,也与巴黎中国电影资料中心合作,举办了一个中国动画回顾 的展览,资料中心为这个展览提供了许多原始资料,包括万籁鸣的一幅画、王树忱的一幅漫画(由王一迁先生提供)、虞哲光外甥焦达先生提供的木偶动画片的三毛造型。此外资料中心还收集了阿达创作的三毛流浪记动画片(1984年)和章超群制作的并得到原著者张乐平参与的三毛流浪记木偶片(1958年),合成一个光盘,得到美影的授权,作非商业性出版。

必须一提的是,巴黎中国电影资料中心多年来在动画方面的活动,都得到了在美影负责发行工作的范毅先生的鼎力支持,在此我们我们再向他表达谢意。

32 年后再次受到邀请,于今年五月重新回到安纳西动画电影节自然有一番感叹,这些年来中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动画方面也是人事全非, 中国动画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元气大伤,在创作方面一落千丈,直到最近几年才稍有起色。我们曾经认识的一些当年的老前辈,如特伟,王树忱,阿达,张松林,都已去世了。 其他的如胡进庆、严定宪、周克勤 等导演也都老了。 

32年前的安纳西动画节规模比现在小得多, 现在已成为世界上最大最有影响力的动画电影节了。

从今年入选竞赛的十部长篇来看,在国家的分配上,有三部是日本片:本来应该是有两部中国片的,后来由于刘健执导的《好极了》 临时被撤下,因此在安纳西只有一部中国动画片,由梁旋,张春导演的《大鱼海棠》入围长片竞赛单元。另外入围的,有一部是英国的Ethel et Ernest (2017), 一部是波兰和英国合拍的《 至爱梵高》La passion Van Gogh,一部是美国和西班牙合拍的《动物饼干》Animal crackers,一部由德国投资,伊朗导演ALI SOOZANDEH拍摄的Tehran Taboo,最后一部是比利时法国合拍的《僵尸世界》Zombillénium。从日本动画片占这次主竞赛单元三分之一强,可见日本的动画还是唯一能和美国一争高下的动画产业。

结果,这次得到两个大奖的都是日本片。汤浅政明的《宣告黎明的露之歌》获得了水晶奖,片渊须直的《在这世界的角落》获得了陪审团大奖。个人成就水晶奖由我的一位日内瓦老朋友 George Schewezgebel 获得。他与美影的关系也非浅,他在上海学习中文,并且娶了一位上海太太,在1983年的安纳西电影节上与阿达同为评审委员。

在电影节过后,我和纪可梅讨论过,为什么这次有两部日本动画片获得大奖而中国却在长篇制作方面一无收获呢, 纵观这次评奖结果,两部得奖日本电影都具有日本内涵和手工制作的元素, 获得观众奖的《 至爱梵高》的画面也是不惜工本一副一副画出来的。可见最重要的评奖标准,还是基于本国元素的原创性和手工的制作。日本动画当初也是拍了许多烂片子,以很低廉的价格出售,后来市场打开后,它懂得转型,利用国内对漫画的爱好。很快地发展出具有日本特色的动漫电影。 

其实《大鱼海棠》 是一部不错的动画片, 也有一定的中国元素在内,但是这是一部完全由电脑制作的电影,由于成本比较低,片子超过了应有的长度,在剪辑方面也发生了一些问题。我和纪可梅有过多次的讨论, 为什么中国的动画片还是追赶不上日本动画片, 其实不是技术上的问题,目前的中国动画无疑掌握了所有最先进的技术, 但是新的一代动画从业者由于是在看外国动画的情况下长大的,忘记了自己的民族传:创造出来的作品,缺乏独有的 民族审美风格。我们当然不能要求动画制作者完全回到过去,但是观摩过去的中国经典动画片,不要盲目地模仿西方或日本,在原有的基础上创新,还是很重要的。这次安纳西动画节为美影的60周年特别创造了一个经典动画奖, 这也证明了电影节对经典的重视。

我们很高兴上海民生美术馆举办了这次活动,让新的一代观众和动画制作者了解到我们在中国动画方面也有光荣的传统,我们能从中发掘到许多鲜为人知的宝藏。

文/郭钧亮  巴黎中国电影资料中心主席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