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电影网官方门户!

当前位置:首页>国际合作

Netflix撤片取消媒体观影 本届戛纳都有什么看点

发布时间:2018-05-14  来源:壹娱观察  浏览次数:109
分享

5月8日,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正式拉开帷幕。

对于戛纳这一久负盛名的电影节来说,今年原本是十分特殊且意义重大的一年。一方面,参选的各影片质量十分突出,以至于外界普遍评价今年是戛纳的“大年”;另一方面,电影节主席皮埃尔·莱斯屈尔早先就表示过,从这届开始,戛纳将掀开历史新篇章,选片将体现代际更新——而事实也是如此,21位主竞赛单元入围影片的导演,有10位是戛纳新人。

此外,今年有多位中国导演的作品入围到了戛纳的各个单元中,而贾樟柯的回归,也让主竞赛单元里再度有了中国导演和影片的身影。加上评委团里的张震——评委团里唯一的亚洲人,本届戛纳里的中国面孔确实不少,这或许也会为其争取到更多来自中国的关注。

当然,这些并不是今年戛纳仅有的热点。记者发现,和往年不同,今年虽然电影本身话题性十足,但是受众们关注的焦点却并未都放在电影上,而像组委会与Netflix的谈判告吹、行业性骚扰问题以及戛纳一些打破传统的新规定等,也在极大程度上抢走了受众们的注意力。今年的戛纳,有些好看。

2018戛纳,中国军团有望大丰收?

在接连两年被戛纳“忽视”后,中国电影终于在今年重新回到了这一舞台上。

在各入围片单公布后,获得最多国内观众关注的,当属戛纳常客贾樟柯的回归了。贾科长最新执导犯罪爱情电影《江湖儿女》入围本届戛纳主竞赛单元,获得金棕榈奖的提名。该影片讲述了一对恋人之间错综复杂横跨15年的犯罪爱情故事,由廖凡、赵涛、冯小刚、徐峥联合主演,从演员阵容上来看,可以说是贾科长导演史上阵容最豪华的影片了。

《江湖儿女》剧照

在此之前,贾樟柯曾于2013年凭借《天注定》获得戛纳的最佳编剧奖、于2015年收获戛纳终身成就奖,并4次提名金棕榈(2002年《任逍遥》、2008年《二十四城》、2013年《天注定》、2015年《山河故人》),但遗憾从未摘获这一殊荣。因此,今年贾樟柯能否最终圆梦戛纳,是一大值得关注的点。

凭借《路边野餐》崭露头角的导演毕赣,此次带着也新作,由汤唯、黄觉、张艾嘉等主演的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入围了“一种关注”单元。该单元诞生于1978年,主要关注国际新影人作品,而这是毕赣首次入围欧洲三大电影节。片中,黄觉饰演的男主角回到贵州,偶然发现了汤唯饰演的“神秘女子”的踪迹,继而回想起12年前与她度过的那个秘密夏天。

《地球最后的夜晚》剧照

此外,章明导演执导的《冥王星时刻》了入围今年的“导演双周”单元,这是今年入围该单元的唯一一部华语片;曾因纪录片《铁西区》而为人所熟知的导演王兵,携自己的作品《上海青年》进入到了本届电影节的“特别展映”单元;短片竞赛单元继去年邱阳斩获金棕榈之后,又有新人导演魏书钧携《延边少年》入围;作为本届电影节开幕影片,两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获得者伊朗导演阿斯哈·法哈蒂的新作《人尽皆知》里虽然没有中国电影人,但据悉,此片的出片方中有中国海秀娱乐公司,该公司此前还曾参与过《金钱世界》等影片的出品工作。

其实第五代导演崛起之后,华语电影与戛纳一向缘分不浅,《霸王别姬》曾拿下过金棕榈大奖,王家卫、杨德昌以及侯孝贤三位导演分别凭借《春光乍泄》、《一一》以及《刺客聂隐娘》获得最佳导演奖,葛优、梁朝伟则凭借《活着》和《花样年华》获得最佳男演员奖,其他奖项的得主也不乏中国电影人。2016年、2017年华语电影连续两年无缘主竞赛单元之后,这也让今年戛纳中国影人能否打个翻身仗越发受到观众的期待了。

Netflix退出,今年的戛纳电影交易市场如何

经过几轮商谈,Netflix和戛纳最终没能达成一致,导致Netflix撤出本届戛纳电影节。

去年戛纳电影节选择了《玉子》和《迈耶罗维茨的故事》两部Netflix影片进入主竞赛单元。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蒂耶里-福茂表示,此举是希望Netflix能做出让步,而且今年戛纳原本有意让Netflix参赛影片中的《罗马》进入主竞赛单元。但Netflix态度坚决,强硬撤出了此前准备参赛的五部影片。


Netflix之所以与戛纳闹得不可开交,主要原因是二者在电影发行方式上有分歧。戛纳官方于去年宣布,只有在法国院线上映的影片才能进入戛纳主竞赛单元,同时法国法律规定,影片只有在院线上线36个月之后,才能在网络媒体上架。Netflix认为这些条款都是在针对他们。

但相比戛纳的荣誉来说,Netflix更在意全球1.25亿的用户,哪怕不能与戛纳和解,它还有北美甚至世界范围内的市场。

而两者合作破裂似乎对戛纳电影交易市场的影响没有想象得那么大。银幕影评杂志ScreenDaily发文表示,没有Netflix的参与,戛纳也仍然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电影市场之一。


参与电影节展销的AGC Studios影业负责人斯图尔特·福特认为,凭借着老字号的金字招牌,戛纳汇集了市场上最受人瞩目的前20%的影片。而其他80%的独立电影和小众门类影片的市场在别处,它们的出路势必在日渐兴盛的网络媒体,如今苹果、Netflix、亚马逊等互联网公司也非常舍得给优质内容投资。创作者们自然乐得见到这种局面,但对于福特来说,这样一来就加剧了经销商们对前20%影片的竞争,他们更要重视电影节,把握好片,否则将无法与互联网巨头抗衡。

在IFC影业负责电影收购的副总裁阿丽亚娜·鲍科看来,戛纳汇集了全球最顶尖的制作、发行公司和电影从业者,而她来电影节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摸清下一年市场的走向,因此戛纳是她了解行业动态的绝佳时机。

汉韦影业总经理加布里埃·斯图尔特则表示,他更喜欢戛纳电影节的氛围。相比柏林电影节、美国电影市场展等其他活动,戛纳的活动周期更长,谈判的形式也更多样化,甲乙双方在海边喝个下午茶、吃顿饭就能推进购片谈判。

女性保护引热议,“MeToo”运动是否矫枉过正?

过去几个月里在好莱坞及世界各国电影圈产生巨大轰动的“MeToo”反性侵运动,如今也来到了戛纳。今年,戛纳电影节主办方给与会人员下发的参会手册中加入了“请注意举止,反对骚扰”的内容,并开设了反性侵举报热线,任何受到侵犯或遭到威胁的与会人员都可以拨打电话或发送邮件进行举报。

另外,从本届评委会成员阵容也不难看出戛纳对女性从业人员的态度,包括评委会主席凯特·布兰切特在内,九名评委中女性评审占到了五席。对于这些变化,外国媒体评论称,反应迟钝的戛纳终于对全球范围内进行得如火如荼的反性侵运动表明了立场。

本届戛纳电影节女性评审

去年十月,数十名女性指控美国独立电影大亨哈维·韦恩斯坦曾对她们进行过不同程度的性侵犯,这一消息迅速引发轩然大波,掀起了整个行业对这一行为清算。随后,女星艾丽莎·米兰诺等人在网络上发起的“MeToo”运动将这股反性侵浪潮推广到了全球范围。接下来的颁奖季当中,女明星们以身着黑色礼服的方式踏上金球奖红毯,以示对行业性侵及性骚扰的反抗和对男女演员待遇不平等的问题进行抗议。

紧接着到来的圣丹尼斯电影节和2018年三月的CinemaCon产业大会也纷纷表态,支持“MeToo”运动。奥斯卡奖评选机构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也于近日宣布将被控性侵未成年人的著名导演罗曼·波兰斯基除名。而作为国际上最有影响力的电影节,迟迟没有发声的戛纳曾经受到了各方的指责。

如今,“MeToo”运动终于来到了戛纳,但好莱坞的准则似乎在这里有些水土不服。例如,今年四月,银幕演员协会和美国电视和广播艺术家又联合会发出声明称不允许在酒店、住宅等私人空间进行采访或试镜,以此杜绝“沙发试镜”的潜规则。

二十世纪的好莱坞,通过与导演、制片人发生性关系换取角色的事情屡见不鲜,这些制片人办公室通常会有一个红沙发或铺着红色毯子的床,逐渐地红色沙发就代表了这种潜规则。《The Hollywood Reporter》的这幅漫画讽刺了当时的这一现象。

可在戛纳,酒店会议几乎是不可避免的,按戛纳的传统,大量评审团会议、购片谈判以及媒体采访都安排在酒店内,这可给参加电影节的电影人添了不少麻烦。一位电影买家表示,电影节期间电影宫会挤满了人,他不得不更加注意自己的举止,以免遭到误会,在酒店内与女性制片人、演员见面时也会确保第三人在场。

不仅如此,“MeToo”的浪潮亦让戛纳对“性”这个话题变得格外敏感,从世界各地前往戛纳参加电影节的从业者都因为“MeToo”运动而显得有些草木皆兵,不得不谨慎行事。在接受采访时,男性从业者们纷纷肯定“MeToo”运动的作用,承认过去的确是乱象丛生,韦恩斯坦这样的人也不在少数,每个人在接受采访时都表现得十分小心谨慎,生怕自己成为了被讨伐的对象。

更叫人哭笑不得的是,今年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由于只有三部女性电影,也因此饱受诟病,甚至被贴上了“歧视”的标签,吓得蒂耶里-福茂赶忙出来澄清,称提名只关乎作品质量,与性别无关,若是有18部足够优秀的女性导演作品参赛,那么它们也将悉数出现在主竞赛单元里。如此来看,原本是为了为了倡导男女平权、保护女性的“MeToo”运动,在经历了多番演绎后,反倒有些矫枉过正的味道了。

新规惹争议,戛纳没有媒体场和红毯自拍了?

除了评奖,展映活动向来也是外界所关注的焦点,和以往一样,包括《江湖儿女》在内的许多各国影片,都将首映式放在了戛纳上。但不同于以往的是,今年戛纳有了一个新规定:取消媒体观影场,媒体将和观众一起在首映式之后看片。

此消息一出,立刻在媒体之间引起了不小轰动,许多资深媒体人都表示不能接受。在过去几十年间,媒体和影评人都可以在早上8:30参加专门为媒体开放的场次,方便各家媒体写稿、发布影评,一般在晚上的首映礼之前,观众就能看到影评人对电影的评论。

cannes2018

但实际上,组委会认为,评论家的眼光并不能和观众审美划等号,而观看了媒体场的媒体又几乎决定了影片的命运。这样一来,在电影主创人员走上红毯之前,全球观众就受到影评影响,对电影品质有所预判,很多影人为避免太过犀利的批评流失口碑影响年末颁奖季的评选,因此放弃戛纳的角逐,转投其他评论较为温和的电影节,戛纳在保住影片格调的同时也流失了很多潜在的佳片。


福茂表示,媒体场是为了适应以报纸杂志为主要媒介的时代,提前观影能够给报社留出时间撰稿以及印刷,如今已经不再需要这个时间差了。

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蒂耶里-福茂

今年戛纳取消媒体场一来是为了鼓励更多影人参与戛纳电影节,二来也避免了被资本控制的媒体暗箱操作,提前发布有倾向性的言论,影响观众对电影的判断。

“新规定并不是对媒体的‘惩罚’。这些年来,业界人士参加提前放映,口碑总会通过推特或其他方式传播开来,记者没有了像普通人一样在电影院观影的感受。我觉得评论家和公众一起观影,可以获得不一样的感觉,会花更多时间写文章而不是发推文。” 蒂耶里-福茂表示。

此外,今年戛纳还规定不允许明星在红毯上自拍也同样引发了热议。福茂称,明星在红毯上不停自拍导致了红毯通行速度缓慢,现场秩序混乱,影响了电影节和红毯的质量。

以后这样的场景就看不到啦

可虽然不能自拍了,但明星们为搏版面还是做出了各种“努力”:在红毯逗留六分钟的马苏被时尚达人徐峰立吐槽上了热搜,但马苏本人幽默回应,表示为了配合宣传,“今晚戛纳红毯继续走,你说多久就多久”;微博身份认证为第十八届环球夫人世界大赛第五名、亚洲总冠军的邢小红,穿着深V装在红毯上的一“摔”,甚至抢走了不少明星的风头;而中国女星王丽坤和日本女星水原希子更是不顾路人的指指点点,在红毯上走了九分多钟……看样子,想要保证红毯质量,光是一纸禁令还不够。

[责任编辑:z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