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电影网官方门户!

当前位置:首页>行业观察

深耕海外市场20载 印度电影何以在中美同时闪光?

发布时间:2017-05-11  作者:陈镔  来源:壹娱观察  浏览次数:385
分享

5月6日,由印度影星阿米尔·汗主演《摔跤吧!爸爸》在国内上映,即便面对漫威《银河护卫队2》的强大竞争,首周末依旧斩获近8千万人民币,9日单日人次逆袭《银护2》,10日单日票房登顶,已轻松打破《我的个神啊》1.18亿的宝莱坞电影中国内地票房纪录。同时豆瓣口碑居高不下,稳稳维持在9分以上。

与此同时,另一部印度影片也在大洋彼岸的北美掀起波澜:截至上周日,《巴霍巴利王2:终结》公映仅10天就拿下1618万美元,超过《季风婚宴》保持了15年的北美票房纪录;截止目前《巴霍巴利王2:终结》在全球已经进账超过80亿卢比(约合人民币8.59亿),成为全球票房最高的印度电影。

在中美两个最大的电影市场,同时出现两部印度影片角逐票房榜,这不得不让人心生好奇和敬佩。然而,从一个更长时间的维度来看,以宝莱坞为代表的印度影片早已出海多年,这一结果正是长期耕耘后结出的果实。

不过在此之前,先让我们掀起层层的薄纱,对印度的电影工业作初步的了解。

印度电影问世已百年,多维收入格局初定

据公开资料,印度的本土电影始于1913年印度斯坦影片公司拍摄的神话故事片《哈里什昌德拉国王》。这与1905年由《定军山》开启中国电影篇章相差并不远,两大文明古国的现代电影发端几乎同步。

随后印度的电影工业发展迅猛,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在数量上超过了好莱坞。现在印度每年出产的电影有一千来部,其中4成出自孟买的“宝莱坞”。

对此还需要对印度电影和“宝莱坞”的概念做下澄清。

世人皆知“宝莱坞”,但实际上宝莱坞广义上指的是“印地语电影”,狭义上则为孟买西北郊外的孟买电影城。由于印地语是印度的官方语言,因此宝莱坞影片不仅行销北印度(以英语和印地语为主语言),在印度全境也颇受欢迎。

而在南印度,根据当地使用的方言不同,还有托莱坞(Tollywood)、考莱坞(Kollywood)、莫莱坞(Mollywood)和桑达坞(Sandalwood)四大电影生产基地,这四大基地也构成了整个南印度电影。

上文提及的《摔跤吧!爸爸》即由宝莱坞出品,使用语言为印地语;而《巴霍巴利王2:终结》则出自托莱坞,对白主要为泰卢固语和泰米尔语。

《摔跤吧!爸爸》剧照

由此我们可以更清晰地对印度电影的情况进行分析。据德勤2016年9月发布的《印度电影行业报告》披露,在印度电影产业的整体收入中,本土票房占比近75%,接下来是有线&卫星电视授权(13%)、海外票房(7%)、在线点播(5%)和家庭影院(1%)等。与中国市场相仿,本土观众贡献的票房也是印度电影产业最大的收入来源,而海外票房已上涨到本土的近1/10,正成长为新的利润引擎之一。

另外按语言分类,印地语电影占据了43%的市场份额,泰米尔语和泰卢固语分别以19%和17%分列其后,其他方言合计为14%。而以好莱坞为代表的进口影片仅占7%,而早年这一比例通常在5%左右;相比中国市场近半份额由进口片瓜分,印度观众无疑更加倾向于本土出产的电影。

接下来笔者将从数据的角度,对印度影片征战北美等海外市场的情况进行分析。

本土票房增长受限,积极拓展海外市场

上述的德勤报告中显示,印度每年出产电影1500到2000部,数量稳居世界第一(美国和加拿大的年产量只有700部左右),这些电影使用的语言总计超过了20种。

而印度总票房在2020年预计将达到37亿美元(247亿元人民币),预期年增速为11%。但是,这一数字距离目前北美的110亿美元(733亿元人民币)的产值相距甚远,也远不及去年中国市场逾450亿人民币的规模。

印度电影本土票房的不振有若干原因,比如多影厅影院较少,票价涨速迟缓等。而在银幕普及率方面,印度距离其他国家也有明显差距,比如每百万印度人平均只拥有6块,而中国是23块,美国则高达126块。

此外,盗版问题也不容忽视:据估计,印度电影因为盗版每年损失1900亿卢比(190亿元人民币)。

为此,印度电影的从业人员将目光投到了海外市场。早在上世纪90年代,便有印度电影来到美国取景拍摄。随着越来越多南亚的移民迁居到英美等西方国家,电影剧情中的外国元素和场景也在增加,包括《荆棘》、《爱,没有明天》、《藏秘巧克力》等影片。

《永不说再见》剧照

英国和北美等市场的表现也成为部分影片挽回票房失利的关键。例如《永不说再见》:该片在印度电影院首映时成绩惨淡,但在国外却获得巨大成功。在英国,具有代表性的印度影片票价是10英镑(约合800卢比),远高于本土单张50到150卢比的定价。

随着印度电影的知名度持续上升,康卡斯特还推出了”宝莱坞点播“的视频服务,同时借由百视达的通路拓展了影碟销售的数字。在2006年,印度最大的制片商之一雅什-拉吉影片公司(Yash Raj Films)就指出,印度电影在北美的影院放映、碟片销售等综合收入超过了1百万美元,而且增长速度相当迅速。

与此同时,印度政府也开始认识到本国电影业的潜力,2000年便出台政策明确把电影作为一个产业看待,并在2006年正式将电影业列入国家重点扶持的支柱产业。这个举措使电影工作者第一次可以得到合法的银行贷款,印度的银行业也加入了电影业的经营改革中来。

正是这样的多管齐下,印度电影的海外拓展取得了显著的成果:据统计,印度电影的出口世界排名第二,仅次于美国的好莱坞,而海外市场尤以英美为主。若将本土和海外的数字加总,印度电影全球观众数量高达36亿,将好莱坞等竞争对手远远甩下。


印度多强引领增长,连年蝉联外语片桂冠

通过考察印度电影在北美的成长史,我们可以加深思考并从中借镜。

从1999年开始,印度电影便在北美市场稳扎稳打,从16部影片合计仅698万美元,成长至去年30部影片累计4396万美元,稳居外语片的头名宝座。今年在《巴霍巴利王2:终结》的强势助推下,有望一举突破4500万美元大关。

与此相比,去年的华语片冠军《美人鱼》在北美拿下323万美元,创《一代宗师》后的国产单片新高,但所有影片合计约为1368万美元,仅相当于印度影片的三成左右。

在这个过程中,印度的三大电影公司功不可没:首先是在1977年由阿扬(Arjan)创建的伊洛斯(Eros)公司,从90年代开始便在全世界范围内积极推销宝莱坞电影。自1999年的《拉尔王》至今,已有超过200部印度影片由Eros引进上映,累计票房超过1.38亿美元,成为当之无愧的“印度电影之王”。

其次是成立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成立的雅什-拉吉影片公司(Yash Raj Films,简称:YRF),创始人是印度导演雅什・曹帕拉(Yash Chopra)。该公司在北美同样实力雄厚,从2000年的《难民》至今已经引进超过40部印度影片,累计票房达到5994万美元。

而成立于1990年的UTV最为年轻,但近年的上升势头非常迅猛:从2004年的《目标》至今,UTV引进的95部影片已经累计了8842万美元的票房,取代雅什-拉吉成为印度电影在北美的第二号操盘手。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1年UTV被迪士尼以2.9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由此插上了资本的翅膀,从2014年的《我的个神啊》(1062万美元)到去年斩获1239万美元的《摔跤吧!爸爸》,UTV的高票房影片层出不穷,有望追赶Eros业界老大的地位。

除此之外,还有多家专注于印度影片的发行商在北美活跃,包括信实影业Reliance Big Pictures(《三傻大闹宝莱坞》)、AdLabs(《未知死亡》)和FIP(《遇上我的真命天子》),而近期大热的《巴霍巴利王2:终结》则由新成立的Great India Films负责发行,可见印度影片在北美市场的活力之盛。

《三傻大闹宝莱坞》剧照

在这项对比中,中国电影业再度落于人后:常年专注发行华语片的仅有成立于2010年的华狮(China Lion),虽然经过连年开拓已经小有成果,但仅凭孤掌恐难以将票房最大化。而更多的华语影片则是交由索尼经典(《卧虎藏龙》、《功夫》)、Well Go USA(《叶问3》、《港囧》)和韦恩斯坦(《一代宗师》)等厂牌来运作,无法更加深入挖掘华语片的潜在观众群。

不过这一趋势正在改变中:2016年华狮得到华人文化控股集团(CMC)的注资,并推出名为“中国电影,普天同映”的国产电影全球发行平台,意在配合“文化走出去”的国家战略。相信在更多资源的挹注下,国产影片将会得到更多国际曝光度,与印度电影在海外一较高下。

不过这一趋势正在改变中:2016年华狮得到华人文化控股集团(CMC)的注资,并推出名为“中国电影,普天同映”的国产电影全球发行平台,意在配合“文化走出去”的国家战略。

当然,印度影片的起步受益于庞大的侨民群体,尤以西方国家的印度裔社区为重心。但如何在此基础上拓展更多的观众来源,印度影片的策略是——改变经年不变的情节套路化、角色单一化的特点,不断丰富故事内容,采用创新思维和先进制作技术,提高整体质量。不论是阿米尔·汗极具社会反思精神的《三傻大闹宝莱坞》、《我的个神啊》和《摔跤吧!爸爸》,到耗资5500万美元制作的上下两部《巴霍巴利王》,故事、题材、特效的精进持续深化,事实证明优秀的内容可以得到全球影迷的喜爱。

也因为此,国内观众对印度电影的固有印象已经有所改观:以往“一言不合就跳舞”的宝莱坞,如今能够在众多尖锐的社会问题上直戳人心,在视觉和剧情上同样不逊于其他国家的大制作。这对于曾与功夫片划等号的华语电影而言,无疑是极具借鉴意义的案例。

所以,问题的关键又回到了加强内容建设的老课题:只有电影质量和渠道拓展双头并举,国产电影才有可能得到更多的国际曝光度,并和印度影片在海外一较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