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电影网官方门户!

当前位置:首页>行业观察

媒体融合时代需要怎样的影评

发布时间:2017-07-07  浏览次数:121
分享

在媒体融合的多元时代,无论传统报刊还是电视、网络上,包括微信、微博、APP客户端等,各类影评文章或长或短、或深或浅,伴随着近年来中国电影产业的快速发展,几乎遍地开花。然而,在这样一个众声喧哗的媒介环境里,业界和观众究竟需要怎样的影评?

日前,李道新、石川、左衡、图宾根木匠、蔡亮、崔菲、刘强等来自国内高校、科研机构的专家学者及部分媒体界代表就此话题进行对话,开展了深入探讨。

崔菲是央视电影频道《今日影评》的制片人,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举办期间,她在上海电影博物馆遇到游客便问:你们想看什么样的影评?通过这样的随机调查,她发现就普通观众而言,“他们的思想判断和审美能力已经提高,影评要专业,也要更有趣。”在崔菲看来,这也是《今日影评》栏目创办的核心动力,“通过各位专家之口与观众进行交流,把专家的观点用通俗、有趣、专业的语言传达出去,我们不想把专业的东西放在高不可攀、遥不可及的地方。”

作为一档电影文化评论类的日播节目,《今日影评》于2016年8月8日推出,每期时长8分钟,旨在发布权威电影评论声音,分享电影观点,为好片点赞,为“烂片”号脉。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左衡就是《今日影评》的“常客”,经常被邀请担任影评人,对相关电影进行解读。除此之外,左衡还经常以《中国电影报》等纸媒为平台,发表针对国产电影的影评文章。左衡认为,这两年正赶上国内电影票房大喷发,影评逐渐受到重视。在他看来,自己写作文字影评,主要是想影响影视专业人员,而电视媒体承办的影评栏目则主要是让大多数观众看得懂。

然而,“《今日影评》一放,学生就看手机。”山东艺术学院副教授刘强结合教学实践后却陷入困惑,他也在思考:媒体融合时代究竟需要怎样的影评?确定无疑的是,“媒体变迁对影评的影响巨大”,上海戏剧学院教授石川表示,在他的写作经验中,报纸刊载的影评文章要比纯学术的电影论文社会反响大,而微博发表的影评有时影响力更大。他以电影学博士、“网红”影评人图宾根木匠为例,觉得图宾根木匠的影评“文风上看不出学术训练”。图宾根木匠本名虞昕,出版于2010年的《疯狂影评:图宾根木匠影评精选》是一本曾经红透网络的影评文集。石川曾审读过他的博士论文,认为博士论文的语体是有学术规范的,他“惊讶”在于:图宾根木匠是怎么转换语体的?

“最早在网上写影评,也不发表,也没功利心,就是想写,‘骨灰级’电影‘发烧友’的感觉。”图宾根木匠回应说,没有刻意想过怎么转化语体。“我一直在做媒体,但没有做过纸媒。”1905电影网的执行总编辑蔡亮与图宾根木匠颇有同感,他说自己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时光网,“那时在网络上写影评没有功利心,就是爱好电影。”在他的观察中,现在的影评越来越分散,包括“红包影评”等各种影评都有,重要的是“怎么样用深入浅出的语言把你的观点表达出来”。同时,“严肃影评需要存在,不能只是为了吸引流量而做影评。”他认为,作为媒体,要掌握“度”的问题,摸索出一个最佳平衡点。崔菲用做菜打比方,认为观众有不同的口味,就像中国有不同的菜系,“问心无愧很重要,而不是执着于影评的形式,专心在自己的领域下足功夫即可。”她说。

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李道新曾撰写《中国电影批评史(1897-2000)》一书,他站在电影史的角度分析认为,20世纪30年代中国电影影评的影响力仍是局限在少数精英阶层。及至新中国成立后,因为影评主要发表在报纸上,大多数群众还是很难接触到影评。“现在的影评应该是专业的、通俗的、大众的各种形式的整合,我相信所有的影评都是融媒体时代的影评。”李道新认为,在当今时代,各种影评都要寻找到一条专业与大众沟通的语体,确实艰难。无论从观念还是文字层面,仍需要不断探索,这也是一种历史的联系。

石川觉得,媒体融合时代的大众可以通过更多渠道接触到影评。对于影评人而言,面对不同媒体要学会和适应语体转换。比如,给微信公众号写影评,语体就要时尚。当然,也可以采取“对抗”的写作方式,“我有我的语体,为什么要改变?”石川说,他也不排斥有的学者采取“对抗”式写作。李道新认为:“作为个体,要寻找自己的语感和表达方式,找到自己的表达方式就好。”至于影评写作是独立的还是介入电影营销,问题很复杂。“好像得到‘独立’两字后就有加持。”石川说,其实中国没有独立媒体,同样也没有独立影评人。在图宾根木匠看来,“批评是要有法律界限的。‘独立’永远是相对的,是内心的一个道德律。最恶劣的影评是,明明是谋利的,偏偏把自己包装成‘独立’的,混淆是非。”左衡认为:“影评有影评的底线,一定要站在公信力和操守上。”

“要尊重观众,对观众和用户分众,遵循有理有据的影评,真正做到对观众有引导作用,让观众对创作有更加深刻的认识。”蔡亮认为,影评除了要坚守一定的底线,还应站在整个中国电影产业的大角度做评论,要看影片对中国电影行业是不是有影响,而不是就其本身谈故事内容,特别是不能一味地跟国外做对比。“从这个角度出发,可能就不是仅看一部影片的事情。”蔡亮说。

“拍电影与做影评都是一样的,都是一种文化生产和意义生产。”最后,石川引用导演张建亚的话总结说。

[责任编辑:子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