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电影网官方门户!

当前位置:首页>行业观察

《妖猫传》美术设计手稿、理念分享

发布时间:2018-01-11  来源:影视工业网  浏览次数:958
分享

从2011年的2月份接到陈凯歌导演的邀请电话,屠楠和陆苇两位美术指导老师在《妖猫传》这个项目上一做就是6年。从最初对唐的印象了解,到各种查阅史料之后重新构建,再到让作家梦枕貘走进去就哭了的唐城,他们也重新建构了自己心中的盛唐。

电影《妖猫传》讲述了盛唐时期一段奇幻的凄美史诗,癫狂诗人白乐天与仰慕大唐风采的僧人空海相遇长安,却意外触发了横跨三十年、有关王朝兴衰的惊天之秘,随着各色人物一一登场、大唐繁盛绚烂与时代隐痛一一揭开,一个被历史纷乱掩盖的真相也将浮出水面。

在电影上映之后,我们也有机会专访了《妖猫传》美术指导屠楠和陆苇两位老师,从电影的制作定位,到他们口中文人画已经的创作,以及电影中关键场景,我们都进行了详细的制作解析,试图还原他们在创作时的想法。为了方便阅读,文章将以第一人称的方式进行讲述。


风格定位:再现文人画中的中国意境

陈凯歌导演提出了“文人画”的基调风格,所以《妖猫传》在创作主旨上是再现文人画中的中国意境,文人画也决定了《妖猫传》的创作方式:强调意境,不拘泥细节。所以在视觉上大量的参考了丰富的绘画艺术类型,像敦煌壁画以及唐宋遗留下来的一些绘画,甚至包括明清的绘画,还有一些院体画,古代的舟船图等等。


《妖猫传》这个故事具有奇幻色彩,但真正的内核是爱情和历史。奇幻色彩如何与建筑场景发生关系?当环境的雅致做到了某种极致,自身就会产生一种超现实感,用这种方式去和奇幻挂钩。所以我们让场景尽量写实,去突出绘画感,从而让意境产生于实实在在的景上,发生在加工精细的道具和有生活质感的服装上。让奇幻存在于现实之中,处在一个让人相信的环境中,这样也会让奇幻更加具有张力。

意境参考和道具数据

我们从意境这个词里深挖创作,反复观看了王维的《人间词画》和宗白华的《美学散步》等著作。《美学散步》虽然是很薄的随学笔记。但是把中国人在绘画、音乐、舞蹈、雕塑、园林里面追求的意境的内容都提炼了出来。


展现一个盛世时代的时候可以通过夜晚,但是照亮这个夜晚就要通过灯,而且灯一定是具有各种各样的造型。《妖猫传》的道具设计种类是13000多件,在总单里有各种类型,车马类、家具类的、装饰类的、灯具类的等等。设计完成之后,统计发现灯占到了27%-30%,但是当和摄影组沟通以后,灯又增加了很多数量,最终灯是超过了30%。

胡玉楼:参考敦煌壁画


我们在设计时要强化的是东方自身的审美,但并不是一定要真实的呈现,胡玉楼我们想制造一种仙境的感觉。胡玉楼从建筑造型上最大的特征是山面朝前,这种建筑在中国古代非常少见。胡玉楼位于边缘,山面朝向湖泊。游客坐花舟进入到建筑的内部,内部有三层,然后侍女在楼上,在胡玉楼中庭有很多鱼灯。


因为电影中有三次宴会,所以我们也是一直在找三次宴会之间不同的感觉。

胡玉楼参考的是敦煌壁画的元素,代表着长安市民生活的繁荣样貌。花萼相辉楼是金碧山水的感觉。而陈云樵就是通俗绘画的感觉,从而去和花萼相辉楼的宴会相呼应。举例来说:陈云樵宴会中有的桌子的平面造型,跟花萼相辉楼酒池的平面造型基本一致。

在中国建筑里,有两种形态比较常见:一种是用有颜色的油漆将建筑盖起来。还有一种不使油漆,使用清漆或者直接将木材暴露在外。

胡玉楼属民间,色彩理应更简单,所以胡玉楼是木本色的底色,但是在柱子以及斗拱上有大量的彩绘装饰,这样的色彩构成让丰富的色彩框定在木褐色的底色之上。所以胡玉楼主色调是木本色,但是能带到很丰富的彩绘细节。


极乐之宴:借鉴仙山悬塑和金碧山水

宴会具有象征意义,这里的构建借鉴了青绿山水的基调和仙山悬塑的意味。

然后在创作上找到了三个方向:



意境:参考了园林对山的处理,中国有许多仙山的传说,比如昆仑山以及蓬莱、方丈、瀛洲这三大仙山,在现实中,这些神话也融入在了传统园林景观里。


《明皇幸蜀图》

色彩:作为青绿山水的一种形式,金碧山水在唐朝已经有雏形,一直延续在民国的张大千还在用青绿山水的形式,这在颜色上给了我们参考。用金碧山水定调的时候,《明皇幸蜀图》给了我们很大启发,青山绿水之中皇帝在逃跑,但是画带来的感觉不是在逃跑,而是在游山玩水。这副画展现的阶段是经历了马嵬驿之后的的景象。所以我们把这个画面感觉前置到极乐之宴里,也是一种讽刺。

造型:我们参考了山西等地仙山悬塑的雕塑题材,如山西悬空寺,悬空寺的仙山悬塑造型非常有趣,并且具有强烈的绘画感和奇幻感。

成仙长生听起来很庸俗,但是在中国文化里一直埋藏着这个线索,导演反复强调极乐之宴是一个平等的世界,不分阶层高低贵贱,不分长幼尊卑,再加上中国人乞求长生的意愿,所以当大家游走在仙山之中,大家都成了仙人。

极乐之宴经过几个环境递进的节奏,进入花萼相辉楼之后的情节,颜色进入了华彩的篇章。这里的大量色彩运用事实上都与敦煌壁画的色调相近,极乐之宴里的石绿、朱红、赭石,都是按照青绿山水和敦煌壁画的传统用色进行组织,但是在使用时控制了颜色的比例,所以看起来会很华丽但不艳俗。


陈云樵宅:有品位和怪癖,参考《春宫图》


因为陈云樵的祖先陈玄礼是鼎鼎大名的将军,所以陈云樵的形象是没落贵族的形象。但是他家里过去一定是钟鸣鼎食之家,所以陈云樵卧室窗饰的颜色除了华丽之外,还是很强的品位和怪癖。在陈云樵卧室里,导演要求有情色感,然后还要充分表现陈家曾经辉煌的家世。

这里的设计尤其是卧室内部,还局部参考了《春宫图》里对传统居室的描绘。我们把柱子和墙壁用绿色的锦缎包裹起来了,去表现一种陈腐中的华丽。


在陈云樵这个卧室里选用了圆窗,这是非常谨慎的设计,因为真正的唐朝可能还不具备这个形状的窗子。但是因为形式需要,包括在剧情方面也是有要求,所以最后还是选择了圆窗。

唐城:符合唐的意境,避免假古董

建立真正的“唐城”是个虚拟的概念,因为现代人对唐城的了解也只是建立在各种典籍、资料和文物上,所以每个人心中都有不一样的唐城。我们所能做的是尽可能的要做到这个唐是怎么样的,以及这个影片需要表现的唐是什么。

我们希望影片在气息上尽量符合唐的意境,对意境的理解,是我们选取对唐代的切入点。所以在表现上是有选择的,电影里既然出现一个镜头,就一定有存在的价值和理由,而不是去做一个拼凑和复原。并且根据剧情来说,电影场景中所有的荣景都配有枯景,作为美术最大的内容就是要帮助剧情形成反差,而不是为了展示而展示,所以这是一个有情景、有时间线的视觉系统。


像胡玉楼、陈云樵宅等这些都是属于民居,可查的建筑资料非常少,很多地方要自己去思考与理解。但是对于皇宫、寺院城门以及城门,这种东西都有一些现成的资料,这些也是我们非常喜欢的真正唐代建筑的审美。因为我们认同了这种审美,并且也和剧情相符,所以我们就按照唐代建筑的已知规制进行设计。

所以总体来说,我们70%左右坚持符合唐的东西,比如在实体性的东西上尽量符合唐,这样在气息上把控住唐,还有30%左右是借助丰富的视觉形态讲故事。



营造整个唐城的时候,先要从整体园区规划,再进入到各个院落的规划,再到院落里,再到各个建筑单体的规划与设计。所有呈现出来的有唐代韵味的建筑,是我们用理性的方式框定在里面。电影里的唐城有一个明确的中轴线,南部是城门,北部是皇宫,中间就是中轴线,左侧是西市和西湖,右侧是东市东湖,再往两侧是东山、西山。西市的街道比较规则,东市的街道是蜿蜒的。

在唐代的规制里面我们可以看到的都是比较规则的街道,但是影片拍摄需要一些比较自由流动的流通线,所以影片与历史有所区别。然后东湖较为狭小,西湖较为平敞开阔。西山较为平缓的,东山则是比较陡峭、高大。东山上面是青龙寺,然后陈云樵宅就在西山的顶端,胡玉楼位于西山脚下,这样的布局,都是在规划寻求更为丰富的空间变化。


青龙寺:通过对建筑的感受,表述信仰

中国建筑多是檐面朝前山面在两侧,是纵深浅左右宽的建筑。但是电影这里需要一个纵向比较长的调度线。所以如何不违背中国古代建筑的基本特征,即保留了唐代建筑的美感,又能实现我们的调度很重要。最后我们选择了用了山门殿、穿殿和主殿三幢建筑把整个空间连缀起来,在内部形成一个比较长的调度空间。空海进入到山门殿之后,来到一个开阔的空间。

到了中间穿殿,空间突然变得收缩起来,两侧八大明王给人震慑,然后又要经过上升的台阶。我们通过人对建筑空间的感受,表述人进入到一个信仰的中心,直到最后才能真正见到大日如来。

建造青龙寺导演有几个很明确的要求:有一个镜头需要拍到空海的后背为前景,大佛的面容为后景,而大佛必须达到一定的高度,不然无法呈现出应有的气势。此外,还需要在二楼看到大佛的眼睛,而最后丹龙与空海在二楼见面时,要有一个适当的机位表现他们的关系,带入大佛的面容。第一个问题,最终使用台阶和梁架的变化解决了这一透视的矛盾。为了完成导演这种复杂的景别要求,所以在建造之前反复用3D模型实验判断。

白乐天家:精神世界的表达


在最初的设计,这里是白龄宅的茶室,因为最初剧本有设计晁衡写日记的一些设想。最后,根据剧情的需要将这里换成白居易家。这里参考了伯希和在敦煌藏经洞中的照片,一个小小的烛光,人蜷缩其间,一人、一灯、满壁书卷勾勒出一个夜间挑灯看书的古朴的画面。

好的电影美术有三个层次。第一个要真实的再现角色所在的时代,还原角色身份以及将他的信息展示在影片中。第二个层次,就是要在这个环境中,注解角色的心理和性格。第三层就是最高的要求,就要风格化的表现。

每个场景我们都要完成这三个层次的要求,在这里我们要通过美术提供的环境对白乐天的精神世界进行表达。白乐天之前为这件事做了什么?大量的手稿、卷轴,已经非常明确的说明,白乐天为了这首诗,以及他对这两个人的爱情已经将近癫狂。房间的简陋、有序的杂乱,是对他情绪的表达。所以他和空海两个人在这里的对话是非常合理的,以及这也是白乐天能够再这里爆发的原因。

墓穴和壁画:展现冷漠的旁观者

宫殿和宫女都是前朝遗留下来的,所以一切的繁华都可以体现在墙上。在我们设计里,有很多坟墓和现实生活之间的一种转换关系。老宫女背后的壁画是陵墓的壁画,既能够体现出盛唐的过去,也能表现一个孤零零的老妇人和墙上历史的关系。


墓穴壁画也有一个原创的想法,一帮人加害杨玉环,其实在她周围是有一群冷漠的人。演员背后的东西是演员内心,就是电影美术表达方式。壁画上的围观者就是参与者的内心,只是把他们放大了放在墙上。从石棺到壁画,我们参考了娄睿墓和徐显秀墓的北齐造型,在整体上做了改编。杨玉环刚刚被加害,来不及建造新的墓穴。但是故事需要这样的空间展示加害者的嘴脸,所以就设定在了剧情里,在这附近士兵找到了这样一个荒废的墓穴,把杨玉环放进去了。

下附《妖猫传》概念图、设计图:






[责任编辑:z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