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电影网官方门户!

当前位置:首页>行业观察

微影时代转向内容战场 票补大战或将熄火

发布时间:2018-01-11  来源:腾讯财经  浏览次数:89
分享

“我想做一个慢一点的公司。”2018年1月10日,猫眼微影宣布合并近四个月后,微影时代、娱跃文化CEO,微影资本合伙人林宁首次接受采访。他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此前微影时代以激进风格快速围猎市场。通过大量票补,该公司在线电影票务平台“微票儿”(后改名“娱票儿”)曾一度创下“每四张电影票中就有一张来自微票儿”的盛况,最终娱票儿却被分拆并入光线传媒控股的猫眼电影。

在新公司“猫眼微影”,林宁担任的职务是副董事长,但其实他的主要精力,是放在拆分之后的微影时代旗下的影视制作公司“娱跃文化”。在1月10日微影资本高峰论坛上,林宁挂出的职务是“娱跃文化CEO”。

作为一个在互联网圈奋斗十几年的连续创业者,林宁正式转向了内容战场。

“人口红利已经没有了,互联网渠道基本都被BAT做完了,还想再做成一个执牛耳的,基本没可能了,我们的机会就在内容了。”林宁说。

林宁依然没有失去资本的援手。记者独家获悉,娱跃文化已接近完成了首轮融资,但目前尚未对外公布。

合并后的微影时代在做什么?

2017年9月21日,微影时代旗下全资子公司“微格时代”宣布并入猫眼电影,合并后的新公司称为“猫眼微影”。微格时代拥有微影时代全部电影票务及演出业务,包括娱票儿APP、格瓦拉生活APP等。

此次交易完成后,微影时代成为猫眼微影仅次于光线传媒的第二大股东。同时,微影时代将彻底离开在线票务市场。

合并工作目前尚未结束。“总共有两轮交割。有些板块是否放过去,现在还在谈。”林宁告诉记者,内容板块基本还留在微影时代,包括娱跃文化,体育赛事平台“微赛时代”,以及电影发行业务。换言之,目前微影时代只是把在线票务业务并入了猫眼电影。

娱跃文化是林宁在2016年9月推出的影视制作公司,目前成为他的最大工作重心。他想将娱跃文化做成一家IP养成类的公司。

“中国的影视衍生品市场做不起来,根本原因还是大IP稀缺。”林宁说,中国在娱乐产业还没有特别大的公司,光线和华谊都在快速成长,但它们也是新公司。在美国,迪士尼有很大一部分收益是来自游乐园,里面的IP是几十年上百年积累下来的。

中国的知识产权不清晰、分散化,也是制约IP衍生品开发的重要原因。譬如2015年暑期档热映的国产动画影片《大圣归来》,票房接近10亿,覆盖人群超过两千多万,是一个不错的IP,却没有续作,也没有衍生品开发,一个核心原因便在于投资方众多,产权混乱。

林宁在孵化IP或买版权时,重视全版权采购,即不仅拿下电影开发版权,同时掌握电视剧、游戏、衍生品等其他形式的开发版权。

娱跃文化目前重心在电视剧。2018年,娱跃文化有数部影视作品上映,其中包括改编自马伯庸同名小说、由雷佳音和易烊千玺主演的古装剧《长安十二时辰》。这部60集的电视剧已以近1300万元的单集天价,卖给优酷。

林宁告诉记者,他正在和马伯庸商量继续写《长安二十四时辰》,将这一IP系列化,从而放大IP价值。

“我是一个互联网人,从互联网的角度来做内容。以前想事情想三年,但是做IP,想事情得想十年。”林宁说,现在中国有很多IP交易公司,但娱跃文化想做IP养成类的“慢公司”。

从微影时代孵化而出的VC投资机构“微影资本”,则是娱跃文化IP策略的协同方。微影资本目前总规模50亿元,投了包括导演陈嘉上的壹点影业、贾樟柯的暖流电影,以及原力动画、留白影视、开心麻花等50多个项目。除了影视,该基金也在向移动互联网新媒体、音乐及现场娱乐、体育和文化消费行业延伸。

林宁说,他现在做IP内容,一个很大的机遇就在视频付费市场的兴起。他相信这是一个比院线电影更有成长空间的市场。

在线票务市场定局票补大战可能熄火

尽管2017年中国电影总票房在《战狼2》的带动下达到创记录的559亿元,但院线电影依然被认为是一门“天花板明显”的生意。

持有这类观点的人认为,院线电影消费有“双规”,即需要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下进行,成本较高,而影视传媒消费需求变化的大趋势是碎片化、移动化和个性化。因此,可能以后去电影院看电影的人会越来越少,Netflix这样的平台可能会被更多人看好。

林宁说,尽管这两年中国的影院数还在增加,但单屏幕的票房产出一直在下滑,去年下滑至少20%,尤其是一线城市下滑非常猛烈。甚至,消费形态的变化在倒闭市场供给侧变化,很多电影导演都转去做网剧了。

“以前是10部电影中有7部亏钱,2部打平,1部赚钱。现在是99部亏,1部赚。”林宁认为,短期内,中国院线电影还是一个增长的市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个产业的利益确权非常明晰,但从长期来看,这一行业很难再有大幅增长。

这直接影响了在线票务市场的未来。

中国在线票务市场已经形成了猫眼微影与淘票票的“双雄”格局。二者至少抢占了九成以上的在线票务市场份额。其中,猫眼微影约占60%,淘票票约占30%.

在这一领域奋战数年的林宁认为,在线票务就是一门事关规模的生意。

他告诉记者,在线票务平台在售票时获取的佣金一般是票价的5%-8%,也就是三块钱左右。按现在中国院线电影的500亿票房市场算,也就是大约二三十亿,猫眼微影和淘票票两家分,“谁市场份额大,谁就赚得多。”

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猫眼去年超过一亿元的盈利,微影方面也是持平或盈利的状态。而淘票票暂时还处于亏损状态。

尽管院线电影市场在长期不被看好,林宁却认为,在线票务平台未来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比如金融。电影行业的资金流转缓慢且笨重,内容端拿钱少,拿得慢,亏得多。大的票务平台或许可以提高结算效率,因为它们已经先向用户收了钱。

另一个是收集整理用户在这些票务平台上的消费数据,为内容创作者提供参考。譬如在IP开发阶段能预测一两年后观众想要看一部什么样的电影。

这听起来并不切实际。国内一位大牌导演就对林宁直白地说,“这些数据一毛钱没用!”

但林宁并不这么认为。“随着付费模式的变化,不论剧集、电影制作公司,都从以前的2B为主、变成2C的公司。数据能力,未来会成为内容生产非常重要的基础能力。没有用户数据能力的公司很难建立长期稳定的商业变现能力。好莱坞的六大也是这套把戏。”

在阿里影业,这个逻辑被俞永福冠以一个新词,叫“新基础设施建设”。

不过,从群雄混战熬到双雄格局,票补大战或许很快就要熄火。

“猫眼微影合并后,就会逐渐停止票补。”林宁告诉记者,九块九的电影票会越来越少。

[责任编辑:z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