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电影网官方门户!

当前位置:首页>行业观察

Netflix新片连遭差评 颠覆传统电影产业长路漫漫

发布时间:2018-02-11  来源:搜狐新闻  浏览次数:481
分享

看起来Netflix“像改变电视业务一样颠覆电影产业”的野心可能没那么容易实现。

这周Netflix上线了一部新片《科洛弗悖论》(The Cloverfield Paradox),其亮相方式可谓是前所未有——Netflix在超级碗中场秀上发布了这部影片的第一支预告,并史无前例地宣布电影将于当晚(北京时间周一中午)上线。要知道超级碗期间的广告一向被认为是广播电视的高收视黄金时段,今年更是30秒的广告卖出了500万美元的高价。

不仅如此,《好莱坞报道》2月7日披露,Netflix花了超过5000万美元从派拉蒙手中买下了这部电影的线上独播权。然而上线5天以来,《科洛弗悖论》遭遇了普遍差评——截至目前烂番茄新鲜度仅20%,Metacritic评分也仅36分,豆瓣评分则为5.7分。

这似乎让外界理解了为什么派拉蒙会把它让给Netflix——按照《好莱坞报道》的说法,派拉蒙担心该片票房会表现惨淡,所以才将这部片交给了Netflix,而Netflix是愿意为这类备受瞩目的项目砸钱的。

和其电视剧项目顺风顺水的情况不一样,这家扬言要在2018年推出80部电影的流媒体巨头,在采买电影时似乎始终处于一种“接盘好莱坞六大”的尴尬状态。

不久前,Netflix也从派拉蒙手中拿下了娜塔莉·波特曼主演的科幻片《湮灭》(Annihilation)的国际版权,而该片在去年夏天已经进行了“一场糟糕的试映”。而去年Netflix上线的《光灵》(Bright)同样口碑一般,虽然该片被其称为“史上播放量之最”。

对于试图通过原创内容吸引到更多付费用户的Netflix来说,这样的境况其实有点类似于想与好莱坞大制片厂合作的国内影视巨头们:揣着钱,但始终难以拿到对方手里最好的项目。

除中国外全球线上独播,Netflix新片差评连连

不得不说,Netflix为这部《科洛弗悖论》制定的宣传策略相当出其不意。

对于“科洛弗”这样一个一直处在秘密开发之中、没有任何宣发、剧情本身和制作都异常神秘的电影系列来说,让它在拥有1亿多观众的超级碗上突然亮相,并提醒观众“你马上就能看”,宣传效应可能远胜中规中矩的传统电视广告。

但这部继续挂着J.J.艾布拉姆斯大名(《星际迷航》《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的“科洛弗”系列第三部,上线后却引来了影评人以及普通观众的大量差评。

(《科洛弗悖论》剧照)

影片描述了不久的将来,一群来自国际的太空人在一个太空站努力解决地球上的能源危机,但太空站上的实验带来了意想不到的结果,让整个团队孤立无援,彼此必须为了生存而战。

虽然外媒对影片的演员阵容大加赞赏,如大卫·奥伊罗、克里斯·奥多德、古古·姆巴塔-劳和中国的章子怡等,但剧情的平淡与系列之间缺乏合理的连续性等成为各大媒体接连差评的重点。

(章子怡在《科洛弗悖论》片中出演)

《好莱坞报道》给出了“车祸现场”的评论,称这个系列在10年前就该平静地消失。在其看来,“Netflix选择在超级碗赛后这么一个高调但逻辑上说不通的时段播出该片,是出于一个大家都知道的烂理由:如果大多数观众不出半小时就在沙发呼呼大睡,那也许是因为他们花了几个小时喝啤酒和吃鸡翅有些累了。要是在院线上映,这片子可就完了;但现在如果幸运的话,人们明天从宿醉中醒来后便忘了个精光。”

《洛杉矶时报》和IndieWire网站则质疑了新作连接整个“科洛弗宇宙”的能力,称该片像是由一堆其他的科幻电影拼接而成,只有最忠实的粉丝才会试图去找它和前两部的关系。“直到昨天,‘科洛弗’这个词还能激起人们的兴趣,但它现在已经被污染得谁都认不得了”。

在集聚权威媒体意见的Metacritic上,《科洛弗悖论》的评分仅为36分。而截至9日,该片在烂番茄上的新鲜度仅为20%。

对于国内影迷而言,剧情上的套路以及缺乏新意的场景,同样成为此部影片口碑下降的主要原因。

“比如胸膛爆虫,就像是《撕裂人》+《异形》,断手则是《鬼玩人》的老梗,只把很多老点子集合在一起拍了部新片不能改变俗套的现实,剧情上也就是补充系列背景的作用了,让人感觉很平淡很老套。”一篇豆瓣长评中如此表示。

截至目前该片在豆瓣的评分为5.7分,这对于一部仍然计划进入中国内地院线的影片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好消息。

砸重金买版权,Netflix似乎成了六大的“次品回收站”?

不仅电影遭遇差评,Netflix声势浩大的宣传同样受到了外媒抨击。

CNN对此毫不客气地评论,“像Netflix这样首播一部电影,让这整件事看起来像个重大活动,而不是给人以反思的空间。简单地说,一部电影的放映模式不该是它最有趣的部分。”

短暂的轰动效应之后诞生的一系列差评,已经让Netflix的购片能力受到了质疑,也似乎让外界意识到了为什么派拉蒙会把这部影片让给Netflix——上个月《好莱坞报道》就披露,派拉蒙主席Jim Gianopulos正在大幅削减项目列表,“他坐下来审阅,哪些是可以进入影院的,哪些不行……一些电影是达不到放映要求的。”

实际上,《科洛弗悖论》在2016年9月就完成了拍摄工作,预算在4000万美元以上,但派拉蒙担心该片票房会表现惨淡,所以才将这部影片交给了Netflix,而Netflix是愿意为这类备受瞩目的项目砸钱的。

最终该片的交易金额超过5000万美元,派拉蒙依旧保有该片的家庭影像产品版权以及中国的发行权。但单凭Netflix为线上版权付出的费用,派拉蒙便已实现盈利。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派拉蒙仍然保留了下一部“科洛弗”系列电影《霸主》(Overlord)的版权,该片仍然计划进入院线。这是一部二战题材僵尸电影,该片在最近的两次试映中都获得了很高的评价。

而此前Netflix同样高价从派拉蒙处拿下了娜塔莉·波特曼主演的科幻片《湮灭》(Annihilation)的国际版权,派拉蒙仍将负责北美和中国的发行,Netflix将在北美上映17天后线上推出该片。

这一交易达成的背景是该片在去年夏天进行了“一场糟糕的试映”。天舞工作室(Skydance)的掌门人兼该片制片人大卫·埃里森(David Ellison)认为《湮灭》“太过理智”和“太复杂”,想要做出一些改变,而另一位制片人斯科特·鲁丁(Scott Rudin)则和导演亚历克斯·加兰(Alex Garland)统一战线予以拒绝。

于是派拉蒙陷入两难,最终决定新找一个发行方,最好是流媒体公司。其后来 与Netflix的交易要求后者出的价钱覆盖大部分影片的成本,该片成本约为5500万美元。

而Netflix此前重砸9000多万美元拍的《光灵》(Bright)同样口碑一般,烂番茄的新鲜度仅27%。但要知道,其9000多万美元的成本已经是Netflix历史最高。

如今看来,这家流媒体巨头虽然在内容投入上绝对算得上大手笔,但所拿到的电影项目可以说大部分质量平平,甚至有点“大片厂接盘侠”的意思。

高晓松此前在接受虎嗅采访时就提到了这一问题。他认为,虽然Netflix在过去一年中砸下65亿美元做内容,但依然没有“六大”制片厂做得好,“大量的明显地捡studio剩的东西,就是在大studio没过绿灯委员会的那些项目,跑Netflix这儿拍了。”

好莱坞六大的绿灯委员会(Greenlight Committee)可以看做是一个工业机制下的“审查”制度,能否过审的主要考量便是项目所反映的商业可能性,其结果往往决定了一个待开发电影项目的生死。

这意味着Netflix所能接手的项目,基本上属于在大的制片厂那里已经被“判了死刑”的内容。而在高晓松看来,Netflix与内容制作者固定收益而非分账的合作模式,也使得优秀创作者产出的好内容不太愿意跟其合作。

从受抵制到“捡漏”,80亿美元能砸开Netflix的电影之路吗?

虽然目前Netflix的电影项目多数备受争议,但目前为止谁也无法质疑,这家市值已超过千亿美元的流媒体公司进入电影市场的决心和实力。

Netflix最新的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Netflix全年营收同比增长32%,至117亿美元,而净收入则增长两倍,至5.59亿美元。这要归功于包括《怪奇物语》(Stranger Things)在内的一系列热播剧。

在新增用户方面,该公司在2017年第四季度新增了830万名新的流媒体用户,远远超过了华尔街预测的630万和Netflix自己的预测。截至去年12月31日,Netflix共有将近1.176亿总的全球用户,其中1.106亿为付费用户,剩下的是试用期用户。

业务增长强劲的同时,Netflix却向外界提出警告:保持原创内容增长将产生极高前期成本。按照其说法,Netflix在内容预付方面的负债在过去5年增加了3倍,其长期债务和流媒体内容债务从2012年底的61亿美元增加到去年年底的242亿美元。

即便如此,Netflix此前依然扬言2018年要在新内容上投资80亿美元,将会推出80个自制或采购的原创电影项目,显然电影是其未来一段时间内的业务发力点。

Netflix首席执行官Reed Hastings更是警告称,预算将会继续增长。他在谈到内容成本时表示:“2019年和2020年肯定会更高。不要以为80亿美元已经到顶了。”

(《怪奇物语》是Netflix近年来来又一部大获成功的新剧)

Netflix的首席财务官David Wells则表示:“我们还会增加和内容相关的市场营销,以便在整个业务中增加该内容的价值。我们从反馈中发现,稍微增加点营销事实上对整个业务都是有好处的,因为它放大了内容的价值。”这显然已经被体现在了此次《科洛弗悖论》的营销之中。

从2015年第一部原创电影《无境之兽》开始,Netflix一直在探索影院和线上平台同步播放的可能性。在《科洛弗悖论》之前,去年12月独家上线Netflix的《光灵》同样避开了院线渠道。

(威尔·史密斯主演的《光灵》是Netflix目前为止成本最高的一部电影)

这样的打法使这家流媒体平台受到了传统电影圈尤其是院线方强烈的抵制,2017年Netflix的两部原创影片《玉子》和《迈耶罗维茨的故事》都入围戛纳电影节竞赛单元时,这一抵制达到了高潮。

最终结局是,戛纳电影节组委会决定:从2018年开始只有在法国影院放映过的影片才有资格进入金棕榈主竞赛单元。这无疑会进一步削弱优秀创作者与Netflix的合作意向,使得后者难以劝说很多独立电影团队把版权卖给他们。

另一方面,Netflix花重金从大的制片厂采购的商业大片,目前看来也很难说具备足够的商业价值潜力。想要在电影领域有所作为,Netflix需要进行长期投入并且作出一定的改变,比如采取分账模式来吸引更多的优秀创作者与其合作。

不过目前来看Netflix还会继续坚持自己固有的一套打法。

在2017年Q4财报发布后的高管问答环节,当被问及迪士尼的流媒体服务会对Netflix造成的竞争压力时,Reed Hastings表示,“不管怎样,我们不会改变自己的战略。我们现在的策略是奏效的,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不受外界影响,我们面前的路该怎么走已经确定了。我们要把内容做到一定规模,是之前很少有人能做到的规模。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回报将会非常的固定和丰厚。

[责任编辑:z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