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电影网官方门户!

当前位置:首页>行业观察

主旋律类型化正成为品牌 中国式奇幻片异军突起

发布时间:2018-04-13  来源:中国电影报  浏览次数:697
分享

类型化可能是一切文化消费品的共同特点,小说、音乐等都有类型,电影也不例外。从产业的角度来说,固定模式的确能够提高制作效率,降低制作成本,因此,电影类型化也是必然的结果。而一个正态的、稳定的电影产业结构,更是需要多元化的类型生态予以支撑。

近两年来,中国电影市场不断扩容,观影人次持续提升——全国影院数量已接近1万家,年观影人次达16亿人次。在此背景下,国产影片类型化得到了长足发展。

传统的喜剧片(2016年票房产出98.8亿,2017年124.43亿)、爱情片(2016年86.78亿,2017年54.91亿)、动作片(2016年60.3亿,2017年146.9亿)、警匪片(2016年17.98亿,2017年22.97亿)等商业类型片依然是主导力量;《捉妖记》(24.4亿)、《寻龙诀》(16.78亿)等带有东方气质的中国式奇幻大片也正在崛起,《白日焰火》(2014年,1.02亿)、《唐人街探案2》(33.96亿)更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

值得注意的是,主旋律题材类型化更是成为了一个“品牌”——《战狼2》(56.8亿)、《湄公河行动》(11.8亿)、《红海行动》(36.3亿)等影片实现了口碑与票房的双丰收。这三部影片的票房总和就已超百亿元。

2017 年国产类型电影票房产出图(单片最多重复三种类型)

从某种角度来说,票房——消费层面的反应,往往影响着某种类型电影的命运。所以,类型电影品牌的打造或者品牌的延续,显然成为活跃、开发市场的必然选择。而这其中的关键环节,就是与当下的观众对接,了解观众需求。

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表示,当95后、00后观众逐渐成长,他们的审美比较个性化,只有不断满足观众类型化、分众化、个性化的观影需求,电影才能获得可持续的繁荣发展。

主旋律类型化正成为品牌

“英雄梦想,英雄情怀,被用心书写,用心表达,用新的创作手法进行表达,是得到了年轻人喜欢的。”这是博纳影业总裁于冬在谈及《红海行动》时给出的点评。

其实,博纳主旋律题材类型化电影的探索,始于十年前。

2009年的《十月围城》,一部典型的香港动作片,但是它套入了一个主题:保护伟人,这是一个全线通行的类型片的做法,放到印度可以保护甘地,放到美国可以保护林肯⋯⋯舍小家为大家的基调,加上商业的包装,动作、类型片的强化,使《十月围城》同时具备了历史的厚重感和现代的观影体验。

在这样一个拍片思路的引领下,博纳在随后拍摄了《智取威虎山3D》。无论口碑还是票房,《智取威虎山3D》都比《十月围城》更加成功,用于冬的话说,“过去的主旋律电影跟今天年轻人似乎中间隔了一道墙,我们试着用《智取威虎山》把这道墙拆除。”

确实,在于冬及其团队的努力下,“这道墙”慢慢被拆除了。

从《湄公河行动》开始,主旋律的基调逐渐在博纳的宣传中得到加强,“主旋律”不再是需要回避的宣传语。

2016年国产类型电影票房产出图(单片最多重复三种类型)

而今年春节档上映的《红海行动》更是以不俗的口碑与票房(上映54天、36.3亿元)证明了主旋律类型化是一个“成功的品牌”。

在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影视学系主任李道新看来,商业类型是电影产业的基础,主旋律电影要想纳入电影产业并对此作出贡献,必须采取类型化策略;而类型电影本身,也需要主旋律电影在题材和创意等方面的刺激。两者结合在一起,无疑可以提高主旋律的观众认知度,也可以提升类型片的精神文化境界。

在于冬的“行动”系列之前,《建国大业》、《建党伟业》以明星集体出演的方式为以往的主旋律电影增添明星元素,而去年上映的《建军大业》则吸纳了香港导演类型片创作手法,一大批青年演员的加持也成为该片的一大亮点。毋庸置疑的是,“建国三部曲”为宏大历史题材电影类型化的探索,提供了不少可以借鉴的经验。

《战狼》系列对爱国主义、英雄主义的诠释,《逃出生天》尝试的主旋律题材、灾难类型片的融合,《非凡任务》博采警匪片、动作片、枪战片,《空天猎》探索空战类型,《血战湘江》、《百团大战》对于战争场面的创新表达,都可以看出“主旋律”正在逐步类型化,实现了口碑与票房齐飞的局面。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梁君健将此类作品称为“动作惊险样式”。他认为此类作品打得精彩,故事吸引力强,满足观众的大国期待,同时也探讨了国际化语境下的新问题,具有很强的观赏性和现实意义。他提出,军事战争片只要能够找到主流价值观和观众的对接点,找到个体和国家的交融点,甚至包括灾难片等都可以成为宣扬主流价值的载体。

当然,从发展的角度来说,主旋律电影的商业类型拓展还需要不断注入新的元素。饶曙光提议,例如可以在技术层面、特效层面为主旋律电影提供更多的技术的保障。同时,类型也要不断拓展,目前更多是军事动作片,主旋律题材还是要和其他类型进行有效融合,从而开拓一个更大的发展空间。

喜剧动作爱情“长盛不衰”

根据stephenfollows.com的数据显示,过去20年间,全球制作的逾半数电影都是剧情片(51.6%),热门片种包括喜剧片(占28.4%)、惊悚片(12.4%)、爱情片(11.6%)、动作片(11.2%)等等。

抛开非传统商业类型片范畴的剧情片,喜剧片、惊悚片、爱情片、动作片等4个类型,是过去20年最为卖座的类型,也可称得上“长久不衰”。内地市场也大致如此。

从20年前“冯氏喜剧”品牌形成开始,喜剧片就一直长盛不衰。到了近几年,比起早年间的“冯氏喜剧”的一枝独秀,现今的喜剧系列更是如雨后春笋,涌现了一批比如《疯狂》、《喜事》、《澳门风云》、《前任》、《西游》、《捉妖记》、《泰囧》等系列喜剧品牌,而他们的背后则是周星驰、徐峥、开心麻花团队、大鹏、宁浩、王晶、田羽生、邓超等一批热爱喜剧的创作者。过去五年间,喜剧片在国产电影总票房的占比分别为30.4%、19.3%、42.06%、37.06%、41.33%。

2015 年国产类型电影票房产出图(单片最多重复三种类型)

动作片也是“不衰落”家族之一,2013年-2017年,动作片票房分别占国产片全年票房的30.2%、14.4%、25.1%、22.6%、48.7%。《战狼》、《杀破狼》、《叶问》、《狄仁杰》、《绣春刀》、《西游记》、《四大名捕》等系列动作片品牌,以及成龙、吴京、甄子丹、张晋、洪金宝等动作明星,始终活跃在电影市场上,银幕上一片“刀光剑影”。

就单片来讲,王家卫打造的《一代宗师》更是独领风骚,拿奖无数。此外,《激战》、《特殊身份》、《黄飞鸿之英雄有梦》、《一个人的武林》、《钟馗伏魔》、《道士下山》、《绝地逃亡》、《三少爷的剑》、《我的特工爷爷》、《赏金猎人》、《英伦对决》、《奇门遁甲》、《追捕》等动作片也有不俗表现。

再比如爱情片,比较成功的有《北遇西》、《单身男女》、《闺蜜》、《春娇与志明》等系列。单片方面,《101次求婚》、《分手合约》、《被偷走的那五年》、《天台爱情》、《北京爱情故事》、《撒娇女人最好命》、《一生一世》、《咱们结婚吧》、《摆渡人》、《情圣》、《陆垚知马俐》、《七月与安生》、《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喜欢·你》、《南极之恋》等作品,也获得了观众的认可。

2014 年国产类型电影票房产出图(单片最多重复三种类型)

李道新谈到,首先,这些受欢迎的类型片种经过电影史和历代电影观众的检验,具有让观众走进影院的基本号召力;其次,这些类型或轻松或紧张,都能较好地舒缓观众在现实生活中的压力,满足其造梦的特性;第三是这些类型一般不用太大投资,生产能力较强。

情怀、艺术向青春片正复苏

相比之下,曾经红极一时的古装武侠片和青春片,却在近几年遭遇了“滑铁卢”。

从2002年《英雄》开始,古装武侠片是电影产业化初期商业大片的模板,也是早起培育电影观众的重要载体。包括后来的《十面埋伏》、《投名状》、《满城尽带黄金甲》、《赵氏孤儿》、《龙门飞甲》等等,都是市场反馈不错的古装电影。但随后几年,《王的盛宴》、《忠烈杨家将》、《宫锁沉香》《刺客:聂隐娘》、《封神传奇》等古装电影,却没有表现出足够的票房吸金能力。

正式在古装片转向“衰退”的过程中,青春片开始逐渐崛起。2013年开始,《致青春》、《中国合伙人》、《小时代》系列、《同桌的你》、《匆匆那年》、《左耳》、《栀子花开》等作品激发了人们的“怀旧情怀”。

2013 年国产类型电影票房产出图(单片最多重复三种类型)

火了一把的“青春热潮”,近两年开始冷却下来。随后的《爵迹》、《致青春2》并没能再复制青春片的吸金奇迹。

李道新表示,古装武侠片和青春片是两种反差特别巨大的类型。在他看来,古装武侠片是中国“最古典”的电影类型之一,想要再度突破,确实需要从整体上寻找契机。例如在全球化、互联网和人工智能、赛博空间时代,所谓“武侠”精神,到底意味着什么?这是一个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而作为“最当下”的一种类型,青春片在中国一直是比较尴尬的状态。李道新直言,我们还没有产生一种作为类型的青春片。

饶曙光表示,任何一种类型片的发展都和观众存在着互动关系和内在联系,古装武侠大片曾经带给观众新鲜感,但是缺乏新的元素加入,造成了后期的审美疲劳,只能形成一个阶段内的热点。而青春片和观众的互动性更强,但是由于青春片模式比较单一,更多是中年观众的一种怀旧,与当下主流观众的需求有一定差距,因此青春片也出现了效益递减的现象。

近两年,《八月》、《黑处有什么》等非商业类型的青春片获得了观众的好评。而今年初上映的《无问西东》更是取得了口碑票房双丰收。梁君健表示,在青春片被过度消费的情况下,这些有情怀和艺术风格的作品在慢慢找回观众的信任。他相信青春片一定会在内市场复苏。

“中国奇幻电影”概念浮出水面

在古装片和青春片势头衰减的同时,兼具东方价值观和西方电影工业水准的“中国奇幻电影”逐渐发展起来。

例如“盗墓题材”的《寻龙诀》、《九层妖塔》、《盗墓笔记》,中国与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合拍的《重返20岁》、《妖猫传》,以及《捉妖记》系列、周星驰的《西游》系列、《奇门遁甲》、《封神传奇》、《解忧杂货店》、《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等影片,都属于奇幻电影的序列。

李道新十分看好这一类型的发展。他认为,中国奇幻电影,或称东方奇幻电影,确实是值得期待的。现在更加需要将新科技与中国神话、传说和奇幻叙事中的元素结合在一起,开创出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奇幻类型。

“不要等到我们自己的奇幻叙事和经典想像被好莱坞捷足先登之后,才开始意识到这一点。”李道新说。

除了以上故事片,《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大护法》等动画电影也都极富东方神韵,也有奇幻元素在其中。

饶曙光表示,奇幻类型是近几年中国电影市场的一大特色,有效发挥电影的想象力,也传承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弘扬了正面的价值观。

饶曙光指出,奇幻片也需要更新换代,为观众带来超凡的想象力。同时,奇幻片还要对主流价值观的表达,不能一味追求形式上和观感上的改变,离开了主流人群的价值观认同,就会出现与观众对接的偏差。

梁君健认为,奇幻类电影也可归纳到“幻想类”电影序列中,在世界电影史上票房最高的作品中,《星球大战》系列、《哈利·波特》系列、《指环王》系列等,都是“幻想类”电影的代表。

梁君健表示,此类作品对电影工业有着全方位需求,且具有全球收割票房的能力。同时,此类作品的世界观是架空的,文化折扣相对少一些,对观众文化基础的要求不是太强。“当下中国幻想类电影的作品尚未到达成熟的阶段,但是创作激情保持良好,有着较大的发展空间。”

悬疑侦探体系正形成

除奇幻片外,植根于早期香港电影的警匪片,以及近两年逐渐兴起的悬疑片,也都是比较有中国特色的电影类型。

警匪片是香港电影人的专长,也是内地观众较为青睐的类型,《风暴》、《扫毒》、《赤道》、《窃听风云》系列、《魔警》、《寒战》、《使徒行者》、《反贪风暴》、《拆弹·专家》、《追龙》等港式警匪片,以及内地公安题材的《警察故事2013》和《解救吾先生》等,都是这一类型电影的翘楚。但长时间以来,这一类型的影片在内地市场很难突破票房的天花板,5亿元几乎是此类电影的“上限”。

而悬疑电影在近几年的发展趋势较为迅猛,从2013年非行的《全民目击》开始,到柏林大放异彩的《白日焰火》,曹保平的《烈日灼心》、《追凶者也》,加上《嫌疑人X的献身》、《心理罪之城市之光》等改编自悬疑小说的作品,以及《暴雪将至》、《暴烈无声》、《心迷宫》等,从影片数量、制作水准和票房成绩看,悬疑片确实值得期待。尤其是陈思诚的《唐人街探案》系列,不但第二部票房接近34亿,“全球侦探体系”的概念也呼之欲出,陈思诚打造系列悬疑电影的决心显而易见。

梁君健表示,悬疑类电影有着较强的戏剧强度,既有电影故事,也有对现实的观照,投射了观众的情绪,只要尺度把握得当,悬疑片会慢慢成长起来。

市场扩容助力小众类型片发展

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全国共有电影院9965家,银幕54165块,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的地位愈发稳固。急速扩容的电影市场,也给了一些小众电影更多的机会。

尤其在近两年,随着电影观众成熟度的不断增加,如《厉害了,我的国》、《二十二》、《冈仁波齐》、《七十七天》、《爸爸去哪儿》、《百鸟朝凤》、《路边野餐》等中小投资的小众电影,逐渐成为了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以及媒体报道的热点。尤其是纪录电影《厉害了,我的国》,目前累计票房已达到4.58亿。

梁君健认为,尽管中国的教育“统一性”较强,但由于人口基础较大,国土辽阔,导致地域文化差异较大,社会阶层张力较大,观影习惯更加多元,观众的情感触动点也有差异。他认为,正因如此,中国电影市场是小众电影发展的沃土。

饶曙光表示,纪录片等小众类型影片近年来也获得了市场更多的认同,这得益于银幕数量的增长带来的更多差异化放映的空间,为这类影片提供了观影条件。

饶曙光坦言,在电影发展历史上,想要做到类型创新很难,某种类型片的发展,更多要靠在原有类型上增添新的元素,实现类型的拓展。他表示,如今影院数量接近1万家,年观影人次达到16亿,只有类型拓展,才能满足观众差异化的观影需求。特别是95后、00后观众,他们的审美比较个性化,只有不断满足观众类型化、分众化、个性化的观影需求,电影才能获得可持续的繁荣发展。

[责任编辑:z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