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电影网官方门户!

当前位置:首页>行业观察

《邪不压正》 哪里符合了奥斯卡的"正确性"?

发布时间:2018-10-10  作者:ETS  来源: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浏览次数:159
分享

近日,奥斯卡官网公布最新名单,中国内地确认选送姜文执导的《邪不压正》参与明年第91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角逐。此前呼声颇高的《我不是药神》落选,张艺谋《影》因上映时间不符合报名资格也落选。

微信图片_20181010104556.jpg

至此,第91届奥斯卡各国家和地区选送竞争最佳外语片的片单全部公布,共87部影片参与角逐。除了中国内地的《邪不压正》,中国香港选送《红海行动》,台湾选送《大佛普拉斯》,《罗马》《小偷家族》《燃烧》等大热影片皆在列,外语片竞争可谓异常激烈。

在普通观众来看,《邪不压正》是个挺“邪”的片儿,里面是姜文的恣意忘情,跟奥奖向来温情的喜好有挺大出入。但《邪不压正》能力压“药神”代表内地参赛,背后其实有一套中国式的选片逻辑在。

民国背景新鲜,外国人见的少

回顾最近20年内地选送的“申奥片”风格,期间有着微妙的变化。

2002年,张艺谋的《英雄》不但开启了内地影坛的大片时代,也使“申奥片”在很长时间内都唯大片是好,之后的《十面埋伏》(2004)、《无极》(2005)、《满城尽带黄金甲》(2006)无不如此。

这些影片瞄准好莱坞商业大片,演员、场景、制作都强调“大”“恢弘”,乐于制造视觉奇观。此外,古装、宫廷权谋、武侠江湖带来的“中国味”也成为选送外语片的杀手锏。

这背后的思路也不难理解。就邻国日本来看,在日本电影的黄金时代,奥斯卡评委就更为偏爱时代片,黑泽明《罗生门》、稻垣浩《宫本武藏》都是典型作品。民族特色对外国人来说非常有吸引力,2000年李安的《卧虎藏龙》杀入北美地区票房榜高位,次年奥斯卡十项提名斩获四项,一时风光无限。这一系列成功也给内地电影人提供了个更容易参考的取悦西方评委的模板。

微信图片_20181010104606.jpg

《邪不压正》故事发生在抗日战争爆发前夕的民国北平,彼时清、中、美、日多方势力暗中争斗,军阀特务浑水摸鱼,最容易出奇人奇事。对奥奖评委来说,以这一时期为背景的影片的确不多,尤其在内地的选送片历史上,除了《城南旧事》再无其他。

微信图片_20181010104611.jpg

所以就新鲜劲儿来说,比起上面那些古装片,十几年后的《邪不压正》的确够“邪”的。看腻了古装江湖,换个口味或许有奇效。

片中胡同、鸽子、人力车、屋顶瓦片、旧时城楼,这些姜文努力还原的北平意象,别说外国人,中国观众也并不多见。而且,这老北京的底子上还有诸多“中不中洋不洋”的玩意,这些旧时民国风情是文化符号,国内观众对这个有情节在。外国人能理解几成不好说,倒是片中国人物跟美国明里暗里的关联,或许可以激起评委的一丝好奇。 

偏爱历史题材?奥奖只认二战

奥斯卡偏爱历史和人物题材也是公开的秘密。大片之路行不通之后,内地《一九四二》(2013)、《金陵十三钗》(2011)、《唐山大地震》(2010)、《梅兰芳》(2009)等等历史题材影片也开始成一股热潮。这些影片虽然也往往还是大投资、大制作,但其中的家国悲悯似乎更有普适性。

其实不光中国人喜欢往外推家国历史题材,隔壁韩国也是。此前韩国选送《太极旗飘扬》《高地战》《海雾》《密探》等历史片冲击奥斯卡,但结果也是纷纷铩羽而归。

微信图片_20181010104616.jpg

内地用历史题材“冲奥”,从1995年叶大鹰的《红樱桃》就有了。以个体人物视角来描述重大历史事件的手法,是现在很多史诗大片的惯用方法。《邪不压正》也深得此意,彭于晏和周韵钟楼谈情说爱之际,远处卢沟桥已经响起了抗日战争的第一枪。更不消说,其中还贯穿着梁启超的肾、“老西儿”阎锡山、“小诸葛”白崇禧等等民国历史梗。不过这些还是“懂的人自然懂”的东西,老外多半无法get。美国人偏爱的历史,或者说奥奖评委偏爱的,来来去去也就围绕着“二战”。 

微信图片_20181010104620.jpg

张艺谋的《金陵十三钗》是一部瞄准奥斯卡的作品,背景在二战,以南京大屠杀为题材,有好莱坞当红影星贝尔出演,又辅以大段的英文对白。然而还是冲奥失败,连提名都没沾边儿。《唐山大地震》申奥资格揭晓后,冯小刚直言根本不可能获奖,连侥幸都不存在,并表示这完全“不是奥斯卡那个范儿的电影”。

“奥斯卡范儿”是个无形的东西,好像摸到些门路,但又总在微妙地变化着。

姜文的好人缘儿,也是重要原因

此前普遍认为《我不是药神》会代表内地角逐奥斯卡,就是源于上面这种无形的“经验”。

2014年题材类似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获6项大奖提名并最终斩获男主男配,次年内地就选送了《滚蛋吧!肿瘤君》(2015),在这之前2012年选送的《搜索》也是瞄准社会问题的现实主义题材。这类题材容易拍得“小而美”,比起乌烟瘴气的搞奇观更动人。伊朗这几年凭借《一次离别》《推销员》斩获最佳外语片,也是出于类似缘由。

微信图片_20181010104625.jpg 

选送“药神”竞争奥斯卡看上去是个比较安全的选项,但无奈前几届已经有“达拉斯”珠玉在前,结局多半凉凉。至于呼声同样很高的《影》,走的还是新世纪初期的选送大片路子,没什么新意。

微信图片_20181010104628.jpg

《邪不压正》能入围,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姜文的国际影响力。回顾新千年后内地申奥片,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几位占了一半。一个有影响力的大导,在角逐奥奖方面堪比一个来自三大电影节的奖项,还是会让评委多看一眼。奥斯卡也向来乐于看人选片,黑泽明、伯格曼、阿莫多瓦都是有片儿就入围。尽管姜文的地位无法与大师比肩,但作为从九十年代就被“三大”关爱的导演来说,姜文的名号还是比较响亮的,何况他还有在好莱坞的好人缘儿。

[责任编辑:Z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