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电影网官方门户!

当前位置:首页>国际合作

Netflix《罗马》斩获金狮 流媒体正蚕食好莱坞高地?

发布时间:2018-09-11  来源:娱乐资本论  浏览次数:136
分享

9月9日凌晨两点,意大利水城威尼斯传来捷报,Netflix出品影片创历史地收割第75届威尼斯电影节两项大奖!阿方索·卡隆《罗马》摘下最佳影片金狮奖桂冠,科恩兄弟《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拿下最佳改编剧本奖。

当人们津津乐道Netflix接盘好莱坞搁置项目,碰壁戛纳电影节,辗转威尼斯摘冠,为艺术电影作出贡献时,也许根本没有看懂Netflix下的是一盘什么棋。

实际上,今年Netflix在原创内容上的预算超过80亿美元,计划要上线80部电影,超过好莱坞五大合起来的制片总数,捞得大奖的《罗马》、《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预算并不高,算是合理的财务规划,很难说是Netflix的艺术烧钱之举。

阿方索·卡隆凭《罗马》夺得最佳影片金狮奖

如果说缩短窗口期到实现院网同播,动了电影发行与院线的蛋糕,还只是小试牛刀。金狮奖背后滚雪球般的内容策略,已经越滚越大,悄然吹响了全球电影行业变革的前奏曲。

“戛纳电影节选择沉湎于电影的历史,而我们选择关注电影的未来。”Netflix首席内容执行官泰德·萨兰多斯(Ted Sarandos)说。可能不是危言耸听,Netflix的野心是未来电影院或将以影展放映形式而存在。

艺术电影救世主背后:笼络人心招揽人才谋略

当威尼斯电影节评委会主席吉尔莫·德尔·托罗给《罗马》颁奖时说道,虽然《罗马》赢了金狮奖并不代表流媒体赢了,但是已经不能无视Netflix的存在。

Netflix进军艺术电影的布局早两年就开始了。2016年,Netflix宣布完成美国传奇导演奥逊·威尔斯遗作《风在另一面》。这个没有任何商业属性的项目已经被搁置了50年之久,当人们以为威尔逊的梦想将要尘封在历史的长河中,Netflix以救世主的形象出现。

近两年一直在做赔本的艺术投资,顶着拯救经典和保留艺术电影的光环,实际上Netflix的背后意图并不简单。

《财富》杂志去年撰文写道,虽然记录好莱坞电影全球票房收入的数字不断刷新,但这得益于通货膨胀和不断上涨的票价,影院的固定观影人群比较十年前要少了很多。好莱坞在一片唱衰声中,以迪士尼为首的巨头越来越倾向于“大片策略”,或是一些独立小成本影片,逐渐放弃掉中等成本影片。

在中小成本融资运作越来越困难的情况下,Netflix以接盘侠的身份乘虚而入。一方面,Netflix寻求与大片厂合作互惠互利,大片厂不会将大投资的头部内容卖给Netflix,但会转手一些中小成本。比如派拉蒙就将预估卖相不好的《湮灭》《科洛弗悖论》等,提前转手卖给Netflix以降低损失。

另一方面,Netflix积极投资中小成本影片,吸引上游创作人才,建立自己人才储备。比如奉俊昊在与温斯坦公司(The Weinstein Company )合作不愉快后,Netflix承诺给予导演最大创作自由,于是有了亮相戛纳主竞赛单元的《玉子》。

接着,教父级的导演马丁·斯科塞斯新片《爱尔兰人》在好莱坞四处碰壁,一直忠于派拉蒙的斯科塞斯转投愿出资1.05亿美元买下发行版权的Netflix。这次斩获金狮的影片,墨西哥三杰之一的阿方索·卡隆自编自导的实验黑白片《罗马》也是这样被收入囊中。

相同的笼络人才策略也被用在纪录片领域,在纪录片导演摩根·内维尔(Morgan Neville)眼中,Netflix也是救世主般的存在,他将纪录片现在能如此受欢迎的原因归功于Netflix,他认为Netflix把纪录片跟其他所有电影类型放在了一个公平的竞争平台中,观众能够发现他们。

当作为威尼斯电影节评委会主席,刚刚获得奥斯卡奖的吉尔莫·德尔·托罗,都开始对Netflix态度改变时,意味着Netflix的电影布局已经悄然地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可以看到,Netflix采用这种非常迂回的策略,所考虑的是尽可能避免与好莱坞发生正面冲突,是通过电影节获奖影片打响品牌,同时也在改变那些崇尚艺术的好莱坞创作人才的态度。

Netflix会扼杀掉电影院么?

当Netflix缩短窗口期,提早播出《湮灭》时,导演亚力克斯·嘉兰还抱怨:“我们这个电影就是为影院而拍的。尽管我不抗拒小屏幕……但我和众多影片工作人员的角度来说,它就是为大银幕而拍的。”

实际上,那些大导演也有一样的想法,已经跟Netflix合作的马丁·斯科塞斯、阿方索·卡隆、科恩兄弟等都希望保证自己影片先进院线上映,让尽可能多的观众欣赏到大银幕之后,再通过Netflix线上平台播出。

摆在电影创作者面前选择是,要么放弃Netflix的资金支持与创作自由,要么放弃大规模长时间电影院放映,还有戛纳电影节这种院线播放的坚持者。

开始学会适应的导演也不是没有,正在参加多伦多电影节的《习惯之地》导演妮可·哈罗芬瑟(Nicole Holofcener),作为Netflix众多签约的导演之一,她认为艺术电影在电影院停留的时间本来就比较短,如果能一直挂在视频网站上,让更多人看到它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也有挑剔的影评人指出说,Netflix对艺术电影贡献不过是锦上添花,这些艺术电影很容易被淹没在Netflix海量的影片库中,产生的影响力极小。

不过不断在要求院线放映时间越来越短的Netflix真的会导致电影院的灭亡么?看看上个世纪70年代电视开始在美国普及的电视就知道了,当时同样有人预言过电影院会消失。如今近50年过去了,电影院观影模式不仅被保留了下来,电影整个传统产业链依然生机勃勃。

Netflix首席内容执行官泰德·萨兰多斯认为戛纳电影节捍卫的不是艺术,捍卫的是保守的传统电影工业,他认为未来电影院最终只会变成一种电影节的展映模式而存在,重映很多经典电影,或者是Netflix的精品原创电影。但话说回来,当年席卷而来的电视都没做到的,屏幕越来越小的流媒体能做到么?

相比于Netflix跟传统好莱坞片场硝烟弥漫,剑拔弩张的关系,国内优爱腾跟传统电影行业之间的关系,还算是处的和睦。

虽然抢占人才的趋势也在显现,去年腾讯推出管虎执导的《鬼吹灯之黄皮子坟》;今年爱奇艺宣布陈凯歌监制《外八行》、赵薇监制《谁都渴望遇见你》、陆川执导《西部警事之白银档案》等。

欢喜传媒两年前就放言要砸下4亿左右给王家卫拍一部如《纸牌屋》般大制作的网剧,要在自有的网络平台上播放,两年过去了,现又放出重磅消息说签约张艺谋,未来六年时间里执导三部网剧。

 

不过相比于收入多元的国内视频平台,Netflix一直有着更大的会员增长压力,因为它只能每年不断地投入来换取吸引用户的内容。 而国内的视频平台,除了会员,它还有广告收入,爱奇艺今年二季度财报显示,爱奇艺总收入为 48.8亿元人民币,会员收入约为21亿元,广告服务达到21.1亿元。广告收入占到一半。

不过前段时间Netflix也小范围投放了一波广告,很多人认为这是Netflix出现会员增长放缓,以及现金流紧张的情况下,开始考虑多元化营收。要想革好莱坞的命,Netflix必须让自己活下来。

[责任编辑:z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