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电影网官方门户!

当前位置:首页>行业观察

资本化90%的前十大院线公司如何摆脱低端价格战

发布时间:2018-05-28  来源:每经影视  浏览次数:25207
分享

近日,各大传媒公司年报发布暂告一段落。

相较2016年,各大传媒公司、尤其是影视类上市公司,无论是以电影为主业的电影公司还是院线类上市公司,2017年都有明显变化。从他们2018战略方向上,能探究出他们“竞争”转向的端倪。

一、盘点·电影主业公司

电影头部企业争相瞄准网剧 能否成为下一个掘金点? 

2017年,全国共生产电影 970 部,院线上映影片486 部,总票房高达559亿元,影视行业迎来新的增长。其中,共有90部影片票房过亿(国产电影51 部),10亿级影片多达13部,更是出现了《战狼2》这样吞下56.8亿元票房的超级爆款。

每一部电影票房的高低,都牵动着背后出品、发行公司等每一个环节。能否押中爆款,直接与以电影为主业的上市影企当年的业绩挂钩。2017年,各大影视公司都分得几杯羹?谁又是最厉害的“神赌手”?2018年谁是最大的潜力股?

依赖头部内容  爆款电影对营收拉动作用明显

梳理传媒类2017年年报可以发现,在以电影为主业(注:此处统计为电影制作、发行业务营收占比9%以上的公司)的上市公司中,

“国字头”老大影企中国电影以89.88亿元营收、9.65亿元净利润的成绩位列第一;

而民营影企光线传媒(300251,SZ)和华谊兄弟(300027,SZ)紧随其后,2017年净利润分别为8.15亿元和8.28亿元,较去年同期涨幅分别为10.02%、2.49%;

而在第二梯队,电影制作发行占据重要位置的文投控股(600715,SH)、北京文化(000802,SZ)、上海电影(601595,SH),扣非净利润分别为4.06亿元、3.00亿元和1.64亿元。

▲今年春节期间电影院的《唐探2》(图/视觉中国)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光线和华谊皆是电影类公司中的“投资高手”。在相对亮眼的净利润中,各自有较大比例来自于投资收益,2017年光线和华谊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4.62亿元、1.31亿元。

前者通过增持猫眼、出售天神娱乐股票、转让捷通无限股权获得3.70亿元,占净利润总额44.96%;后者通过出售广州银汉股权、投资掌趣科技和英雄互娱,获得7.70亿元,占净利润总额比例高达93%。

从电影投资收益情况来看,爆款电影对各大影企营收的拉动作用非常明显,头部电影的营收占比也普遍较高,这些电影的票房直接大幅影响公司的业绩。

2017年光线票房收入前五的电影分别为《大闹天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嫌疑人X的献身》《缝纫机乐队》《春娇救志明》,共计实现收入9.50亿元,占总营收的51.1%。华谊收入前五的电影《芳华》《星际特工:千星之城》《摔跤吧!爸爸》《前任 3: 再见前任》《绝世高手》合计实现收入6.61亿元,占营业收入的 16.75% 。

▲ 2017年电影票房排行榜中,《摔跤吧!爸爸》《芳华》分别排在第7、8位(图/猫眼专业版)

而对于旅游公司转型影视的北京文化来说,爆款的拉动作用就更为明显。

一部《战狼2》为其带来3亿元的收入,占总营收的四分之一,使其营收和扣非净利润较去年分别大幅上涨42.57%、64.44%,影视板块收入占总营收93.24%,原主业旅游文化板块营收仅占6.76%。

同时,《战狼2》也为以数字版权运营为主业的捷成股份直接送去1.06亿元的收入,拉动其影视制作板块营收上涨40.48%。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战狼2》外,捷成股份更是屡次押中爆款,《红海行动》《羞羞的铁拳》背后也都有其参与出品并投资。同样参与了爆款电影投资,捷成股份赚嗨,但北京文化就没有这么幸运。

据业内人士透露,北京文化后续乏力,源于参投项目不赚钱,尤其是《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我们就亏的很惨”,北京国际电影节期间,北京文化董事长宋歌在清华的一次公开活动中,如此坦诚地表示。

▲《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累计票房仅2.9亿元(图/CBO中国票房)

而在新三板公司开心麻花(835099,OC)身上,有无爆款为公司业绩带来了过山车般的效果。

得益于爆款《羞羞的铁拳》,开心麻花电影业务收入占比提升到49.74%,去年扣非净利润为3.78亿元,较去年暴增超过5倍,不逊色于各大A股上市影企,而前年其出品影片《驴得水》票房表现一般时,其扣非净利仅为6064万元同比下降51.77%。


▲揽获22亿元票房的《羞羞的铁拳》豆瓣评分7.0分(图/豆瓣)

而在2017年各家发布的2018年片单中,电影板块已是火药味甚浓。光线传媒预计在2018年上映包括《动物世界》《昨日青空》等在内的15~20部影片,而片单中较为抢眼的《唐人街探案2》《熊出没· 变形记》均已于2018年春节档上映并获得不错票房。

不过,此前备受关注的《鬼吹灯》项目却从光线的片单上消失了,而本定于今年上映的《鬼吹灯-云南虫谷》仍保留在华谊兄弟的2018年片单上。《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也属于华谊今年的重头项目,目前暂定今年7月27日上映,此片新闻发布会,已开了不下三次,可见华谊对此片的重视。

电影之外:网剧成为新角力点

2017年电影市场稳步发展,但值得注意的是,去年票房过亿的90部影片占据了超九成的票房,爆款电影之外依然有数不清的炮灰。同时,爆款电影在大幅拉动公司业绩之余,也增加了业绩的不稳定性。在这种形势下,各大以电影制作为主的上市影企,都在扩大业务范围、谋求更多布局。

在2017年各大影企的年报中,最为引人注意的是光线传媒明确提出要在2018年发力电视剧和网剧业务,

“加大在电视剧、网络剧等方面的投入,由参投向主投、主控转变,力争使电视剧(网剧)成为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2018年预计制作或播出包括韩三平执导的《长河落日》在内的22部电视剧、网剧、网大。

▲光线传媒2018年预计制作、播出电视剧/网剧(含网络大电影)项目超20部(图/光线传媒2017年年报)

不过就目前来看,光线的电视剧业务2017年营收仅5050万元,占总营收仅2.74%,比之去年的1.35亿元营收,同比下降62.58%,确认营收的《嘿,孩子》《最好的安排》《青云志2》均无太大曝光度,而今年2月播出的参投电视剧《新笑傲江湖》也不尽如人意,豆瓣评分仅2.4分。

▲《青云志2》豆瓣评分仅4.7分,未及格(图/豆瓣)

相比之下,华谊兄弟是电影类上市影企中较早发力网生内容的,其投资的网剧制作公司新圣堂影业去年出品的网剧《花间提壶方大厨》成为2017年的一个小爆款。同时2017年也参投了《赢天下》《胭脂债》等电视剧,《超能太监3》等网剧、网大作品。2018年预计参与或发行《嗨!前任》《古董局中局》等14部电视剧、网剧。

此外去年11月,华谊兄弟还在原有涉及电视剧投资制作等业务的子公司之上设立了电视数字娱乐事业部,由副董事长王中磊亲自统帅。

同时,民营影企中的另一龙头、仍在IPO排队过程中的博纳影业,也在今年透露发力电视剧、网剧。

“今年开始,我们将在剧上加大力度,包括网剧和电视剧”,今年3月,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曾对记者表示。

电影类龙头影企争相瞄准的网剧业务能否成为下一个掘金点?在网剧这个新的角力点上,哪家能率先打造出“新的利润增长点”?这些,在2018年都值得重点关注。

二、盘点·院线公司

排名前十的院线公司,90%已实现资产证券化

相比中国电影总票房还在冲击世界第一,我们的影院银幕总数去年已经突破5万块,坐稳了世界第一。与之伴随的是院线公司的价值也获得了资本市场的认可。

2016年~2017年,院线公司掀起上市潮。去年10月横店影视和金逸影视先后登陆资本市场。截至目前,2017年票房排名前10的院线公司,除华夏联合外,已经全部通过IPO或重组实现资产证券化。

不过“开店”热潮之下,银幕数增速仍大于票房增速,单影院、单银幕产出的能力正在呈持续下滑趋势。放映业务毛利率不断走低、影院的盈利空间被压缩……如何摆脱同质化的低端竞争、形成更平衡合理的营收结构成为影院经营挑战。

▲观众在影院观看电影并消费(图/视觉中国)

排名前十中,星美控股成唯一处于亏损状态的院线上市公司。

截止2017年底,全国共有48条院线,但前10条院线所占市场份额超7成,院线行业仍待整合。从营收体量和赚钱能力看,院线“一超多强”的局面可能仍会持续一段时间。

梳理2017年报可以发现,

万达电影仍以132亿元的营收、超15亿元的净利润遥遥领先第二名中国电影(9.65亿元)超过五成。

第三名横店影视由于去年利润下滑与上海电影和金逸影视的差距正在缩小。

而大地院线和星美控股在盈利能力上仍显不足,尤其是星美控股成为2017年前十大院线排名中唯一一家处于亏损状态的院线上市公司。

▲ 制图:每经影视

对于亏损原因,星美控股年报中解释说是因为报告期内销售和财务成本大幅上升,公司新收购影院营业额未达预期需要进行大幅商誉减值。此外,公司附属公司星美文旅也出现亏损。

过去一年,“开新店”仍是院线行业的主题,而三线以下城市获得了更多目光。据艺恩统计,2017年一、二线城市票房同比增速均不到10%,但三、四、五线城市票房同比增速均超过20%,小镇青年正成为中国票房的生力军。院线公司如星美控股等也推出了“一县一院”的策略,目标在中国每一个县运营至少一家电影院。

▲ 星美控股2017年年报

具体到步伐大小上,大地院线是最“激进”的一个。

2017年大地院线新增影城223家,增幅超过3成,目前已经成为全国影院数和银幕数最多的院线,不过大地院线主要以加盟的形式扩张,用户体验能否保障留下想象空间。

最不差钱的万达电影依然坚持全部自营,也是唯一一家新增直营影院高达三位数的院线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开店热潮下院线公司单店的产出能力几乎大部分处于连续下滑状态。根据大地院线披露,

近三年国内主要影院的单影院产出和单银幕产出,除CGV影院在2016年有小幅上涨之外,其余均呈现连续下跌趋势,其中万达电影与横店院线的降幅均在10%以上。

另外,新店开张也推高了宣传推广费用,几乎所有影院在2017年的销售费用都出现了上升,其中横店影视的销售费用同比增加将近6成,上海电影和万达电影的销售费用同比增长也均将近4成。

单靠卖票难以存活,影院如何摆脱低端价格战?

目前院线行业达成的共识是,但靠卖票,电影院已经越来越难赚到钱了。

▲ 观众在电影院观看3D影片(图/视觉中国)

因为房租、人工、水电等支出增加,院线公司2017年在放映板块的毛利率全部出现了下滑。以横店影视为例,2017年全年的放映业务毛利率已经下降到4.66%,而对于上海电影,放映业务已经成为赔本生意,毛利率直接下降到-5.5%。

相比之下,

卖品和广告等非票业务毛利率则高出很多。其中横店影视的卖品业务毛利率超过75%,上海电影卖品的毛利率也超过了66%。广告则几乎是一本万利的业务,毛利率通常可以达到9成左右。

▲ 横店影视主营业务分行业 、分产品相关情况(图/横店影视2017年年报)

生存压力下,院线公司都在积极开拓非票业务,不过成效仍有较大差异。以幸福蓝海为例,非票收入2.02亿元,在电影及衍生收入中占比16.8% 。横店影视与幸福蓝海近似,2017年放映业务收入为19.3亿,卖品与广告收入之和为4.02亿元,非票占比达到17%。万达电影在这一领域做得最为成功,卖品和广告的收入占比已经超过了3成。

艺恩研究总监付亚龙曾对记者表示目前整体来看非票收入在拉动影院收入提升的作用并不是非常明显。所谓的“电影+”,由电影来串联起不同的业态从而构建多元化营收体系,

“在影院当前的消费场景下仍然不是非常好做,业内还需更多的尝试和创新。”付亚龙表示。

相比卖票不赚钱,更重要的是,在逐渐饱和的一二线市场,陷入严重同质化的院线公司出现了很多包括低端价格战在内的不正当竞争手段,最终将代价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清华大学影视传播研究中心主任尹鸿教授曾在北京国际电影节期间对记者表示,现在一个城市里有二十多条院线竞争,而且通常距离很近。

“我很想对很多发行公司的老总说,希望把电影院冲厕所的水准备充足一点,影厅光调亮一点,在中国看3D电影因为灯光不足,你看起来会非常累。”尹鸿表示,“影院的恶性竞争结果就是把代价转给消费者。”

[责任编辑:z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