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电影网官方门户!

当前位置:首页>行业观察

影视公司现金少质押多 变卖资产过冬

发布时间:2018-09-11  来源:娱乐资本论  浏览次数:401
分享

对于A股影视公司来说,2018上半年是近年来最寒冷的时期。

截至8月31日,除了视觉中国和停牌的万达电影,其他影视公司股价均出现不同程度下跌,文投控股、唐德影视、慈文传媒、奥飞娱乐、当代东方等跌幅超过50%,分别下跌77.65%、58.8%、55.63%、54.79%、53.65%。申万影视动漫板块年初至今整体下跌31.46%,市盈率由年初的45下降到了28。

总体而言,共16家公司实现净利润增长,占比64%;9家公司净利润下滑。从净利润增速上看,光线传媒、当代明诚、当代东方、欢瑞世纪及慈文传媒位列前五,增速均超过100%;下滑幅度较大的是华录百纳、东方网络和文投控股。

华谊兄弟“增收不增利”,营收增长44.77%,净利润反而下降35.54%。唐德和华策在营收和净利润方面均实现稳健增长,但唐德头顶《巴清传》大雷,已确认的高额营收面临坏账风险。

频频押中“爆款”的北京文化在《二代妖精》保底中大亏,但《一出好戏》则提前锁定了下半年的优异业绩。重组注入影视轻资产迟迟未能落定的万达电影,上半年用停牌躲过了下跌风暴,注入的资产估值已经大降,复牌之后市场如何定价,充满变数。

“国家队”上影、中影业绩分化,中国电影净利润6.66亿元,同比增长10.97%,上影集团净利润5866万元,同比下跌45.04%。湖南广电系5公司借壳上市的“芒果超媒”首份半年报异常亮眼,营收49.85亿元同比增39.19%,净利润5.73亿元同比增92.47%。

乐视网上半年巨亏,下半年存在持续亏损可能性,退市风险迫在眉睫;控股子公司乐融致新引入了腾讯京东资本,但其电视业务持续下滑,难以支撑乐视网逆风翻盘……

此外,北京文化税负大增逾500%,引发市场对税务问题的担心。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梳理数据发现,除了光线传媒、当代明诚和北京文化,其他影视传媒公司的税金并未出现异常增长。

光线所得税大增11,269.41%,主要是出售新丽传媒股份产生投资收益计提相应企业所得税所致。当代明诚税金大增与业绩相关。“税务地震”的效应虽然目前还未反映在影视公司账面上,但下半年税务费用预期会有明显变动。

值得注意的是,影视业资本寒冬降临之际,上市公司大股东们的股权质押意愿没有退步,质押比例均相对较高,其中,当代东方、中南文化、华录百纳的大股东质押率达到100%!

在股价跌跌不休的季节里,“爆仓”危机就足够让大股东们焦头烂额了。当代东方的控股股东就正在谋求甩手离开,转让股份给地方国资。

而除了华谊、当代东方等个别上市公司,影视板块的大部分公司上半年经营性现金流都出现了下降。这个“冬天”不好过。

光线传媒:转手新丽“大赚一笔”

光线传媒上半年净利润为21.07亿元,同比暴涨426.05%!宛如开挂一般的增幅,让光线毫无悬念摘下A股文娱板块净利润增速之王桂冠。

但事实上,光线上半年的主营业务表现并不乐观。光线传媒上半年营业收入7.21亿元,同比下降29.96%。上半年其电影业务收入4.73亿元,同比下降34.76%。

上半年,光线参与投资或发行的影片共9部,总票房为48.40亿元。其中,《唐人街探案2》票房最高,达34亿元,但光线只是众多联合出品方之一,给公司带来的收入情况,要视投资份额而定。

相比之下,《熊出没·变形记》和《超时空同居》票房表现不错,分别为6亿元和9亿元;《动物世界》和《英雄本色2018》票房不及预期,分别为5亿元和6306万元;而《大世界》票房仅为262万元。

电视剧方面则相对亮眼,上半年光线确认了《新笑傲江湖》和《爱国者》两部电视剧的发行收入,因此实现营业收入2.36亿元,同比增长477.32%。

利润暴增,主要是因为出售新丽传媒确认的投资收益,核算到净利润中的金额为18.81亿,占利润总额的89.6%;上半年扣非净利润同比下滑了38%。光线似乎在重复华谊卖资产拉利润的故事。

此外,收入下降主要是因为不再合并子公司浙江齐聚的业绩,视频直播收入减少。事实上,光线近几年产业布局涉及了票务、动漫、音乐、游戏、实景娱乐、直播、网络社区等,对外投资的公司一度近60家。

但目前,光线的战略出现了明显的转变,从扩张转为收缩。今年上影节期间,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曾表示:“我曾经给光线制订过很多目标,成为最高票房的公司、产业链最完整的公司、中国最大的电影公司等等……现在只想成为中国最好的头部内容的生产公司。”

2018年上半年财报中,光线传媒游戏及其他收益,也仅有1249万。

下半年影视业务会如何表现呢?光线曾公告称“公司来源于《一出好戏》的营业收入区间约为人民币2.4亿元至人民币2.8亿元“。但《悲伤逆流成河》《墨多多谜境冒险》《昨日晴空》都经历了换挡风波,《三体》则遥遥无期。《一出好戏》之外,下半年其他项目的表现有待观察。

万达电影:票房和爆米花都卖得好,重组疑云却迟迟走不出

电影票卖得最好的,依然是王健林。

今年上半年,万达电影实现营收73.67亿元,同比增11.38%;净利润9亿元,同比增1.46%。对此贡献最大的依然是票房收入,高达50.15亿元,同比增长15.8%,观影人次达1.19亿,同比增长18.3%。票房收入、观影人次、市场占有率等指标继续保持全国第一 。

电影业务方面,今年表现不错的《唐人街探案2》为它带来了4亿元的收入,其他投资电影作品《龙虾刑警》《枪炮腰花》等均表现一般。但在今年暑期档万达爆发力不错,低成本影片《快把我哥带走》意外成为大黑马,上映15天票房已超3亿,背后的主控方正是万达电影。

此外,万达主控出品的动画电影《新大头儿子与小头爸爸3》最终票房也达到1.58亿,创下暑期低幼动画票房纪录。此外,万达电影还联合出品了今年的两部大热电影《我不是药神》和《西虹市首富》,这两部影片至今已狂揽56亿票房。

作为中国最大的影院和院线公司,万达电影还在影院领域进一步扩张。今年上半年,该公司在国内新增影城34家,累计签约发展项目超140个。截至今年6月底,万达电影拥有已开业直营影院552家,4872块银幕,其中国内影城497家、4409块银幕, 境外影院55家,463块银幕,继续领跑全国。

不仅票房卖得好,万达电影的“爆米花收入”也表现抢眼。

今年上半年,万达电影实现非票房收入25.31亿元,其中衍生品业务同比增长 118%。更关键的是,万达电影观影业务的毛利率仅为14.46%,而商品销售业务毛利率高达60.8%。爆米花、饮料对这家电影公司而言无疑将越来越重要。

业绩光鲜的背后,万达电影目前的处境并不乐观。自2017年7月4日停牌至今已有一年多时间,该公司股票却迟迟没有复牌。在深交所多达37问的严厉质询下,万达电影对万达影视的收购重组事宜推进艰难。高估值、高商誉、高业绩对赌,是监管方的疑虑焦点,但迄今为止,万达电影还没有给出回应。

“爆款”挖掘机北京文化

有着业绩自信的北京文化打响了影视传媒板块半年报披露的头枪。

2018年上半年,北京文化实现营业收入3.04亿元,同比增长82.03%;实现净利润4423.53万元,同比长14.43%;扣非净利润4350.92万元,同比增长28.34%。去年《战狼2》、今年《我不是药神》,北京文化连续2年成为暑期档最大赢家。不过,暑期档电影需要下半年才能确认收入,如无意外,北京文化下半年的业绩“稳”了。

对上半年业绩贡献最大的是其电视剧业务,实现收入1.36亿元,同比增长428.52%;未拍已售的电视剧《大宋宫词》实现收入1.02亿元,占当期电视剧收入的75%,也是北京文化上半年营收最高的影视项目,由李少红导演。

电影业务收入9388.89万元,同比增长546.06%,收入主要来自《英雄本色2018》《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两部电影。

不过,热爱“保底”的北京文化今年的押注有些失手:按照总票房5亿保底《二代妖精》,该片最终票房仅为2.9亿元;而作为投资方和发行方,北京文化在《我不是药神》项目上并未进行保底,似乎也有些遗憾。

与影视业务形成反差的是艺人经纪和综艺的低迷。今年上半年艺人经纪实现收入2122.01万元,同比下降69.94%。今年半年报没有公布任何新综艺项目,与去年同期公布的《高能少年团》和《开心剧乐部》相比冷清不少。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近日影视圈热议的恒大系嘉凯城收购影院资产(许家印或将院线资产打包装入嘉凯城),其中一块资产便是北京文化全资持有的艾美影院。在半年报中,北京文化透露以3000万元甩卖旗下艾美影院,获得税前收益约1300万元。2014年北京文化拿下艾美影院后,后者业绩一直不理想。2017年艾美营收987.35万元,净利润为-13.81万元。

作为影视圈知名的“资本高手”,北京文化再次追加1.8亿元购买保本型理财产品,目前累计投入的理财资金已达2.99亿元。

此外,上半年北京文化还与中企资本等共同投资设立产业基金,基金总规模50亿元,一期基金认缴出资总额为9亿元,北京文化认缴出资总额为4.5亿元。

北京文化利润总额未出现大幅增长,但所得税增长幅度达到542.13%,引起行业担忧。不过这个情况在同行业上市公司中并不普遍,大概率跟公司本身的税务情况相关。

半年报中可以看到,北京文化的电影项目等储备十分丰厚,这个由旅游业转型的影视新秀的业务,未来可期。

进击的当代明诚

A股影视传媒板块半年报中,光线传媒在投资收益助推下坐上利润增速头把交椅,紧跟其后的就是当代明诚,净利润增速高达426%。

当代明诚自2015年转型文体板块以来,业绩一路高歌猛进。2018年上半年,影视和体育“双刀流”的当代明诚实现营收8.73亿元,几乎追平2017年全年9.13亿元的营收水平,同比增长299%;净利润1.08亿元,同比增长426%。这一增长主要得益于《猎毒人》的顺利播出和公司完成世界杯亚洲区域赞助商代理权销售。

可以看到,虽然项目储备在数量上并不多,但是当代明诚在各个项目中的投资占比均较高,普遍在50%及以上。当代明诚的策略是“通过每年至少推出一部精品剧的策略来逐步巩固自身在精品剧的市场地位“。

中报发布后不久,当代明诚便发布公告称,已完成重大资产款项支付,价格6850万美元,新英体育正式成为当代明诚全资子公司。当代明诚表示,随着新英体育的并入,当代明诚体育板块“营销+版权”的双轮驱动格局正式形成。

值得注意的是,8月初新英体育与爱奇艺等共同成立合资公司运营“爱奇艺体育”,专注2C业务。新英体育今年上半年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3.71亿和1.23亿,盈利能力强劲。

华谊兄弟:新片表现一般,实景娱乐成最大期待

一度深陷舆论风波的华谊兄弟交出了一份还算亮眼的半年报。

2018 年上半年,华谊兄弟实现营业总收入为 21.2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 44.77% ;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 2.77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 35.54%;扣除非经常性收益的加持后,导致今年净利润出现大幅度下滑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 2.5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 151.29%。

营业收入和扣非净利润的表现都很漂亮,但净利润同比下滑严重。下滑的主要是因为去年上半年,华谊兄弟转手银汉科技股权,投资收益高达到5.41亿元。今年没有非经常性收益的加持直接导致了上半年净利润的下滑。

拉动营收业务的增长的主力军是影视业务。从营业收入来看,影视娱乐实现业务收入为19.62亿元,同比增长94.54%。《芳华》和《前任3:再见前任》分别贡献了2.2亿、16.4亿合计18.6亿的票房,对华谊兄弟的业绩贡献不小。

但值得关注的是,《芳华》和《前任3》这两部电影是去年12月上映,属于跨期电影。“余粮”给力,但是新片票房表现却不佳。2018年,顾长卫导演的《遇见你真好》只录得5101万票房,徐克导演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也只达到6.06亿票房。在8月份新上映,由华谊兄弟引进的《小偷家族》上映31天,只获得票房9621.6万。

下半年即将上映的电影如贾樟柯的《江湖儿女》、姚晨的《找到你》以及《念念手纪》,这些电影最终能撬动多大的票房有待观察。

在艺人经纪以及综艺业务方面,华谊兄弟上半年的成绩还算不错。旗下艺人杨颖、郑恺、陈赫、李晨所持股的浙江东阳浩瀚影视上半年的净利润为1.15亿元。东阳浩瀚的主要收入来自几位艺人多次参与的综N代《奔跑吧第二季》《王牌对王牌第三季》等。

而华谊兄弟自2011年开始押宝的实景娱乐业务板块,2018年面临大考。7月23日,华谊兄弟高调宣布华谊兄弟电影世界(苏州)盛大开业,投资规模35亿元的该乐园何时盈利成为关注焦点。

半年报显示华谊兄弟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板块营业收入1.4亿元,较上年同期相比下降28.40%。对此半年报中仅解释为,主要是因为项目推进进度存在时间性差异。

华策:影视内容缺乏爆款,经纪业务强势崛起

作为老牌的影视公司,华策在产能和营收上拔得头筹。

华策上半年实现营收21.87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4.8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2.63亿元,同期增长16.81%;毛利率31.76%,较去年下半年提升4.42%,持续回升。公司全网剧年产能达1,000集以上,产能规模稳居全行业第一。

上半年,华策有《谈判官》《老男孩》《梦想合伙人》等10部全网剧首播,营收18.62亿元,为上半年贡献主要利润。

但可惜的是,华策在剧集上并未延续去年的强势,今年重点主推的古装大剧《天盛长歌》和青春偶像剧《甜蜜暴击》没有能成为爆款。其中,《天盛长歌》虽然豆瓣评分达到了7.6,但收视率一直在低位徘徊,在热度上远远不及去年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电影方面也出现了明显下滑。

与去年联合出品《绣春刀2》、联合发行《妖猫传》《悟空传》的亮眼成绩相比,上半年华策在投资电影上的胆魄明显小了不少。

报告期内,华策影院票房收入4083万元,同比增长3.86%;电影销售收入6187.44万元,同比降低16.39%。上半年,华策参与了《祖宗十九代》《勇敢者游戏》《南极之恋》以及《马丽与魔女之花》共计4部影片,总票房9.16亿元,其中只有郭德纲《祖宗十九代》为参投和主控宣发,最终票房成绩为1.7亿元,表现一般。

其他三部作品皆为联合推广或联合发行,对业绩影响较小。不过在下半年,华策在电影方面值得期待,从即将上映的片子来看,不少项目都是主控投资或者宣发的。

值得一提的是,华策经纪业务表现抢眼。

8月份,三家视频网站联合六大影视制作公司发布声明,联合抵制艺人“天价”片酬现象。华策影视就参与其中,而在经纪业务的积极布局正可以从源头舒缓演员高片酬带来的制作压力。

华策在去年经纪营收大涨两倍多的情况下,上半年又趁势新签约了4名艺人,实现收入1.27亿元,再次同比增长近两倍。旗下已签约的艺人胡一天、吴倩、蔡文静等艺人的商业价值也在不断提高,带动了经纪业务进一步走高。

唐德“踩雷”

被《巴清传》爆雷困扰的唐德影视半年报业绩还算不错:上半年实现营收49476.9万元,同比增长59.03%;实现净利润9011.54万元,同比增长50%。

营业收入增长的主要原因是电视剧《战时我们正年少》、《东宫》版权的授权收入。

而此前唐德影视已为《巴清传》确认的7亿元收入和4000多万的存货,如果风险落地,唐德影视将迎来巨额资产减值。有市场评论指出,最坏的情况下,唐德影视有可能成为影视界的獐子岛。

关于热议的电视剧《巴清传》主要演员受到相关传闻影响,唐德影视回应称,截至目前公司尚未收到电视台对于该剧的排播通知,若该剧未能在2018年播出,公司本年度经营活动现金流会因此受到不利影响,进而可能影响公司对其他影视剧项目的投资进度。

《巴清传》在唐德影视的整个战略版图上的位置太重要了。2017年唐德影视的全部营收11.8亿,其中《巴清传》就贡献了6.2亿。此前各大券商对于唐德影视研报中,大都以《巴清传》为例,看好其输出精品头部内容的能力。而今年2月密集的年报点评过后,除了一家券商对其一季报出了简短评析,再无机构对唐德发出个股研报。按照一般的市场惯例,这是机构们在以“沉默”表示看空。

唐德在半年报中提及了其他项目,多少对《巴清传》风险进行对冲。在深耕精品内容制作的同时,唐德影视也开始布局精品电影院线,上半年已有6家唐德影院公司参与管理的“唐德电影公园”品牌影院开业。

净利润下滑最惨:华录百纳、东方网络、文投控股、骅威文化、印纪传媒

曾出品国产剧《深夜食堂》的影视公司华录百纳,成为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下滑最惨重的公司。

今年上半年,华录百纳实现营业收入3.26亿元,同比大减62.7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7亿元,更是同比骤降513.51%。

亏损的主要原因是该公司旗下综艺栏目《小镇故事》招商收入低于预期,综艺栏目《跨界歌王》(第三季)参与方式改变,综艺栏目项下收入大幅减少。同时,由于《小镇故事》当期大幅经营亏损,该公司必须按照相关会计政策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此外,华录百纳还受到客户、服装电商创业项目“明星衣橱”的牵连,对后者项下三家公司全额计提坏账准备,影响当期利润总额3288.1万元。

东方网络的业绩下滑也非常明显,这家公司正试图从传统制造业向文旅行业转型,但至今依然处于转型阵痛期。今年上半年,该公司仅实现收入1.06亿元,同比减少60.71%,净亏损则有6908万元,同比恶化335.01%。

目前为止,计量器具制造依然是该公司实际意义上的业务主力,营收占比高达84.16%,而文化传媒业务只占不到16%。此前,东方网络寄望于通过大举收购文娱公司来完成跨界转型,其中包括意图收购陈建斌、蒋勤勤、许晴、王学兵等一干明星持股的嘉博文化,却因为监管政策等诸多原因中途流产,导致该公司目前深陷“欲转却未能转”的尴尬处境。

除上述两家外,文投控股、骅威文化、印纪传媒三家公司的同期净利润也分别下滑97.94%、93.16%、91.89%

文投控股解释称,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该公司主投主控的电影项目及主要参投的电视项目均尚处于投拍或制作开发期,部分影视剧正于暑期档热映尚未下线,因此截至今年上半年,相关影视剧项目收入尚未确认。

骅威文化与此类似,该公司电视剧作品收入则同比下降 99.88%,主要原因是该公司新电视剧《幕后之王》和《他看见我的声音》(原名《我知道你的秘密》)处于拍摄及后期制作中,未能在上半年交付母带,故不能确认相关收入。

印纪传媒的业务重心同样堆积在下半年。该公司参与投资制作的电影《图兰朵》已于7月份完成现场拍摄工作正式杀青,《断片之险途夺宝》的发行工作正在推进中,投资引进的影片《世界的尽头》《米尔斯夫人》则正在办理电影引进相关手续。此外,《长安十二时辰》《如若巴黎不快乐》《十年阳光十年华》等电视剧将预计在下半年相继上映,投资制作的头部电视剧《尚宫》则已基本完成前期筹备工作,预计今年下半年开机拍摄。

新三板喜忧参半长江文化、开心麻花营收涨了毛利率却在降低

新三板上影视公司的情况同样也是喜忧参半。

受股票流动性低、融资成本高等因素影响,今年已经有13家公司已撤离新三板,包括耀客传媒、乐华文化、嘉行传媒等等。尽管少了这些头部公司,今年上半年新三板影视板块的成绩依然不乏亮点。

长江文化以6716.19万元的净利润跃升为榜首。唐人影视紧随其后,净利润为4290万元。开心麻花位列第二,净利润4051万元。此外,中广影视、森宇文化和保奇影视这三家公司净利润均实现大幅增长。

得益于电视剧的投资发行,长江文化的业绩已经实现了连续四年的增长。今年上半年,长江文化发行了包括《我的前半生》、《急诊科医生》、《楚乔传》、《白鹿原》、《恋爱先生》等10部热门电视剧,进一步刺激了业绩增长。

开心麻花蹿升速度最为迅猛。财报显示,开心麻花2018年上半年营收3.41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113%。其中艺人经纪板块增幅最为迅猛,实现收入1.43亿元。

艺人经纪业务板块的爆发,主要原因开心麻花用话剧和电影孵化出沈腾、马丽、艾伦、常远等一批艺人。目前,其参投的电影《西虹市首富》票房已经达到了25.24亿元,包括将在国庆档上映的《李茶的姑妈》,都将刺激开心麻花下半年的业绩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长江文化、唐人影视以及开心麻花尽管在业绩上表现不错,但是毛利率同去年相比均出现较大幅度下滑。

开心麻花业绩亮眼,艺人经纪相比于2017年同期增长362.21%,但艺人经纪收入毛利率仅7.6%。业内人士分析,毛利率偏低的原因可能是艺人分成过高,这或许也导致了开心麻花上半年在营收大幅增长的情况下,净利润增幅仅有53.72%。

唐人影视的毛利率比开心麻花下降幅度更大。相比于去年同期的54.22%,今年上半年唐人影视毛利率为28.24%,下降幅度高达48%。

唐人影视称毛利率下滑的主要原因是电视台的预售预期没能实现,公司认为产品的播出时机比等待实现更多的利润更重要,所以决定放弃等待电视排播,而由互联网平台独播。

长江文化的毛利率下滑也与电视台有关。公司称主要是电视台受视频网站冲击较大,大幅降低了影视剧的购买预算。

新三板的影视板块中还是有超半数的公司出现亏损或净利润大幅下降。亏损最多的为数元影视,因投资《谜巢》亏损1515万。海润影业参与《我是马布里》、《相爱相亲》因电影票房不及预期,拖累了业绩。青雨传媒上半年处于创作期,净利润减幅较大。和力辰光投资的《天坑鹰猎》《爵迹2》《世界欠我一个初恋》等作品确认收入都不在上半年。

结  语

影视“寒冬”之说已成行业共识,一二级市场缺钱的大背景下,BAT们的大手笔让行业艳羡,高价“嫁入豪门”的新丽传媒更是令市场咋舌。

不管外界环境如何,继续留在这个行业的总得凭着一股信念走下去。曾经,许多人心中的这个信念是赚快钱,现在潮水退去,真正精耕细作的作品能在如今的市场上获得赏识。

整个中国电影市场一度出现疑似“拐点”,在这个池子里分一杯羹,越来越考验片方在内容和发行各个环节的把控。在传统的电视台渠道衰微的同时,内容方们开始更加密切地和视频平台合作,影视公司们纷纷加码互联网内容。

而“监管风险”已不再是一句例行的风险警示,正在成为所有内容生产者、内容平台要注意的首要问题之一。

[责任编辑:zyw]